低谷里的互聯網大佬
2022-08-12 13:33 互聯網大佬

2低谷里的互聯網大佬

來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作者:王敏 編輯:向小園

不足半月,已有三位商業大佬,在公開場合談起了“人生低谷”。

8月11日晚,雷軍的年度演講中,沒有談及小米,而是講了他曾經陷入低谷的三個故事,分別是,金山時期的產品“盤古”滯銷后,親自“站店賣貨”;和微軟抗衡無望,“躺平”半年;創辦的B2C電商卓越網被迫賣身,沒趕上互聯網大潮,也錯過了電商大潮。

7月31日,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和搜狐創始人張朝陽在《星空下的對話》中,才剛聊完宇宙星辰和人生奧義。

同樣都是出生于上個世紀60年代,從名校畢業后慢慢走上創業路,披荊斬棘,帶領企業上市。在熱血沸騰的二十多年里,這三位大佬經歷了無數的高光與低谷。

在當下的節點上,大佬們回憶起人生低谷,并不令外界意外。外部環境來看,過去的半年里,疫情持續,全球經濟面臨嚴峻挑戰,市場短期內普遍缺乏信心。2022年,整個互聯網市場跑馬圈地時代已過,進入到相對穩定與平衡的階段。三位大佬掌舵下的小米、新東方還有搜狐都多多少少遇到一些難題。目前,小米、新東方、搜狐三家公司的市值分別是3009.86億港元、344.48億港元、6.78億美元。

出走半生,商海搏殺的大佬們,依舊奔波在一線,面臨的困難也從未減少,但都通透了許多。和以往相比,似乎少了幾分“要成就一番大事業”的激情澎湃和凌云壯志,更多了幾分對于人生意義的探索。那些經歷歲月淘洗和打磨后的閱歷和經驗,或許也會給當下迷茫中的創業者和年輕人以啟發。

大佬開始談“低谷”

人生在世,高光難持續,低谷卻常有。如果總結三位商業大佬過往的人生低谷會發現,在早期,雷軍的低谷,是錯過大勢;俞敏洪的低谷,是為內斗所困;而張朝陽的低谷,可能是迷失自我。

雷軍出生于教師之家,從武漢大學畢業,在1992年受金山創始人求伯君賞識,加入金山,到1996年,他遭遇了人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低谷。

閉關三年,雷軍帶領團隊開發的盤古組件1995年4月正式上市,原以為能夠大賣并賺上一筆,“慶功宴都準備好了”,沒想到產品滯銷。到1996年,為了銷售盤古軟件,作為北京金山總經理的雷軍,親自到一線,“站店賣貨”,但在賣貨的過程中卻發現,盤古只是閉門造車,與這個軟件相比,人們反而對“電腦入門”這樣的基礎軟件更感興趣。

當時,金山在和微軟的競爭中,看不到贏的希望,1996年4月,雷軍主動向求伯君請辭,不過被拒絕,最后求伯君給雷軍放了半年的長假,這半年里,雷軍完全放松,沉迷泡吧、蹦迪、泡論壇。

回到金山后,當雷軍還在專注內部重整的時候,網易、騰訊、新浪等互聯網公司已經出現,雷軍自覺錯過了互聯網大潮,但卻發現了B2C電商的機會,1999年在金山內部成立了卓越網,但苦苦支撐到2004年,實在拉不到融資,最后被迫賣給了亞馬遜,卓越網也就成為了后來的亞馬遜中國。

他總結,卓越網的失敗,是因為“創辦于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后,倒下于電商全面崛起之前”。也因此,雷軍一直堅信要“順勢而為”。

雷軍低谷故事中沒有提及的小米,也正處在內外承壓之際。去年雷軍年度演講時,小米手機剛在2021年二季度首次實現出貨量全球第二,到今年二季度,又回落到了全球第三。

市場份額還只是其次,2022年以來,整個手機市場都不景氣,而在占據營收半壁江山的海外市場上,小米先后在印度和意大利遭遇重罰。

或許,這也是這次年度演講,雷軍講點新東西的原因。“在科技行業干了30多年,全是漫長的挫折與煎熬。”他在預告視頻中感慨。

相較雷軍,已經出版了多本書籍、在全國范圍內舉辦了無數場演講的俞敏洪,這一生的高光與低谷,更是為外界所熟知。

出生農村,俞敏洪高考考了三年,才考上北大。上大學靠國家助學金度過,中間還因壓力過大、勞累過度患上肺結核休學一年。

不過新東方在創立時,是踩在了出國留學潮的大勢之上。1993年,他創辦新東方,1995年請回徐小平和王強作為聯合創始人,但到2000年前后,新東方內部利益分配的問題不斷爆發,俞敏洪請回來的“兄弟們”,和俞敏洪的親戚們,出現難以調和的矛盾。

內部為了利益鬧得難解難分,為了繼續合作,俞敏洪一度主動讓出了新東方總裁職位,并從董事長位置上退下來,有大概一年時間不能參加董事會,只是擔任一名普通的新東方老師。

終于,2006年,新東方上市,成為國內第一家上市的教育培訓公司,在接下來的十多年里,新東方從留學起家,到發力K12,從線下培訓到發力線上,和好未來雄踞線下培訓雙巨頭的位置。

然而,升級打怪十余載,最終還是進入了至暗時刻。過去兩年,新東方接連遭遇沉重打擊,先是疫情之下,全國的線下培訓都按下暫停鍵,去年“雙減”襲來,整個K12行業都在政策性調整時,俞敏洪曾多次對外提及新東方業務轉型中的焦慮與掙扎。

他在今年初對跌落谷底的新東方總結是,“市值跌去90%,營業收入減少80%,員工辭退六萬人,退學費、員工辭退N+1、教學點退租等現金支出近二百億。”到6月份,東方甄選的意外走紅,才初步顯現了新東方轉型的成效。

“我跟Charles (張朝陽) 有個共同特點,我們的公司都遇到過巨大困難,也都不算業界最好的公司。”俞敏洪在最近的直播對話中直言。

張朝陽為外界熟知的人生低谷,是曾深陷抑郁癥多年。美國留學歸來,1998年成立搜狐、2000年帶領搜狐上市,還拿下2008年北京奧運會贊助權、把“看奧運,上搜狐”的廣告打到北京公共交通上,可以說是一路高歌猛進。

公司發展初期,張朝陽也曾經歷過董事會的爭斗,國外的董事會成員不斷對搜狐的業務及張朝陽指手畫腳,到2003年,張朝陽才把董事會的事情梳理清楚。但與董事會的斗爭,和張朝陽和個人“精神危機”的斗爭相比,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

在搜狐高歌猛進的時候,有錢又有名的張朝陽,開始沉迷“名利場”,開Party、買游艇、拍時尚雜志等事件不時傳出,但表面風光之下,張朝陽感受到了巨大的虛無,開始出現精神危機,他自稱“人生經歷太密集、太燒腦”,因此而陷入消沉,兩度閉關調整狀態。

然而,閉關讓搜狐在微博之爭中敗下陣來,后來,無論是2013年前后開始的視頻平臺大戰,還是2019年搜狐加注社交和直播,搜狐都沒有大勝而歸,慢慢離開“舞臺中央”。

大佬們靠什么走出低谷?

造成事業低谷的因素,有些可控有些不可控。但在公司管理和財務上,大佬們會設置一個安全閾值。

雷軍在微博發布的視頻中提出,“有一次公司發不出工資,我焦慮得很多個晚上都睡不著覺。以至于后來,我一定要在公司的賬上留一筆現金,就是天塌了都不許動,就是要確保能發18個月的工資。”

在以預付費模式為特色的教培行業,當無數機構在“雙減”之下因為退費難而被家長們口誅筆伐之時,新東方卻平穩轉型,也是因為俞敏洪在經歷了2003年非典之下的停課退費潮后,就下定了決心,如果有一天公司突然倒閉,賬上的錢必須能夠退還學費并支付員工離職工資。所以去年,“雙減”后,新東方花了接近200億學費退費和員工遣散費,依然沒帶來太多危險。

而在社交、長視頻平臺打得難舍難分時,搜狐一直對于燒錢競爭比較謹慎。保守的搜狐卻也因此實現了盈利。

不過,比走出事業低谷更重要的是,如何熬過自己的精神低谷。從大佬們的經歷也可以看出,這當然還是要靠自己。

“躺平”的那半年里,雷軍稱完全放松了下來,但無論是泡吧、蹦迪還是泡論壇,他都在尋找機會。

泡吧蹦迪發現酒吧生意很火,雷軍就直接調研,看是不是能開一家酒吧。即便是泡論壇,雷軍也是有目標有追求,會認真準備每條帖子,多的時候每天能發上百貼,帖子發得多了還成了版主。也正是通過泡論壇,雷軍認識了馬化騰和丁磊。

在當時,別人都認為雷軍是在逃避,甚至還有人為他感到惋惜,但雷軍不這么認為。“只要有一定的自制力,娛樂也是很好的學習方式。”他在演講中說道。

相較雷軍,俞敏洪、張朝陽對外袒露了更多的心路歷程。

來源 / 《星空下的對話》

俞敏洪曾透露,自己曾經身患狂躁癥,15年吃掉了3000多片安眠藥。一次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出差時,在20樓看著打開的窗戶,他一心想跳下去。但是因為有了孩子,知道自己肯定不能跳,所以穿上羽絨服,在零下30度的大街走了4個小時。

他坦言,“我更習慣低谷,或者說,也許我更加習慣一無所有,因為一無所有的時間太長了。所以,我覺得只要不把命丟了就沒事,大不了我回農村,我家還有個宅基地。所以,我對低谷這個事情不擔心。”

張朝陽對于“如何走出低谷”這個問題,第一反應是,“很難”。

他的經歷是,恢復高考后就開始讀書,考進清華后又陷入了考試的競爭,大學畢業后在什么都不懂的情況下就被扔到美國留學?;蛟S是迷茫,讓他在2008年搜狐的高光中,陷入精神危機,并兩度閉關調整。

“年輕的時候沒有一個完整的認知,比如這輩子要追求別人的認可,那么什么樣的認可才是正確的?人生的意義是什么?那時候不會往這方面想。”他說道。

盡管張朝陽從2013年就繼續出現在大眾視野,但他自認為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是慢慢找回來的。一直到2016年左右,張朝陽才慢慢重新振奮起來。

年過半百,大佬停不下來

比起那些離開一線、退居幕后的商業大佬,俞敏洪、張朝陽和雷軍,這三位60后大佬,還都奔波在業務一線,可以說是難能可貴。

穿越無數人生低谷,早已實現財務自由的三位大佬,也并非都完全沒有想過退休,但他們也明白,很難有真正的退休。

2007年從金山離開后,雷軍就曾退隱江湖過一段時間,一邊做天使投資,一邊對過去經歷進行系統性反思和總結。在他內心深處,人生的目標,是要實現“大成”,而不是“小成”。40歲再出發,這才有了后來的小米及順為資本。

到去年3月,雷軍在一次發布會上宣布,未來十年小米將投入100億美元造車,首期投資為100億元人民幣,而他將親自帶隊,進行“一生當中最后一次創業”。年度演講這一天,也是小米官宣進入電動車行業第500天,雷軍公布了小米汽車最新進展,目標是2024年進入汽車自動駕駛行業第一陣營。

在三位大佬中,年齡最大的俞敏洪,早在2020年疫情時,就曾在一場直播中公開表示,自己有退休的打算,新東方要交給更年輕的人去做。然而,事情并未如他所愿。

在和張朝陽的對話中,他也直言:“退休與否的界限在于,為新東方干活多,還是為自己干活多。如果沒有新東方這次的變化,我應該只有20%-30%的精力放在公司經營上,其余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雙減”之下,俞敏洪不得不帶領著新東方掉頭轉型,其中新東方在線轉型做助農直播平臺東方甄選,更是一次重新創業。他覺得,60歲還是再創業的年齡,所謂的創業不是從零做起,而是不斷能夠翻陳出新,突破局限?,F在,俞敏洪還停不下來。

而張朝陽認為人生就沒有退休的概念,他表示“不相信退休這個詞”。從精神危機中走出來的張朝陽,重整自己的價值觀后,人生意義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明確。“人必須勞動,這是你對個人、家庭和社會的責任。”他在直播中提到。

在張朝陽的帶領之下,盡管搜狐“重回舞臺中央”的目標還沒有實現,卻從此前的連年虧損,到現在已經實現盈利。根據最新財報,搜狐今年二季度營收為1.95億美元,凈利潤1200萬美元,超出市場預期。其中,在線游戲版塊貢獻了1.57億美元收入,占據總收入的八成。“佛系”的搜狐,似乎日子過得也不錯。

“吃老本”之外,張朝陽這兩年也一直在折騰,似乎找到了興趣所在,自己上英語課、上物理課,帶領搜狐押注知識直播。

隨著互聯網行業紅利的消失,整個市場的游戲規則正在發生變化,每個人都要適應環境的改變。在人生這條爬坡路上,有階段性的登頂,有攀登的艱辛,更多的是低谷的煎熬。但無論如何,這三位大佬們都用行動告訴我們,太累時“躺一躺”、休息一下沒關系,休整過后,還是得“折騰”起來。

大佬的人生經歷對你有什么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