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廠降本增效“陽謀”:人越裁越多,錢越花越省
2022-08-12 13:14 大廠

2大廠降本增效“陽謀”:人越裁越多,錢越花越省

來源:雪豹財經社(ID:xuebaocaijingshe) 作者:鈺心

Fast Reading

■12家知名互聯網公司的總離職人數21.68萬人,總招聘人數29.59萬人,凈增用工7.91萬人,其中11家企業招聘人數多于離職人數。

■關停舊項目的同時可能會啟動新項目,但新項目與舊項目的人員很多無法復用,就會出現一邊裁一邊招的情況。對公司而言,新員工能靈活快速地適應新業務,反而比去改變老員工、推動改革更輕松。

■裁一波貴的、已經干不動的,然后再招新的,是互聯網公司常用的人力成本策略。不過,頻繁的裁舊招新也意味著,互聯網公司面臨的問題,并不能只依靠縮減人力成本來解決。

大廠裁員已經不算新聞。2021年底開始,BAT(百度/阿里/騰訊)和TMD(字節/美團/滴滴),幾乎輪番因為裁員登上熱搜。

易為人忽略的是,裁員背后,是依然高效運轉的大廠招聘機器。

不久前,中國網信網訪談了12家互聯網公司,統計顯示,2021年7月到2022年3月中旬,騰訊、阿里巴巴、字節跳動、美團、拼多多、快手、百度、京東、網易、微博、嗶哩嗶哩、螞蟻集團12家企業的總離職人數21.68萬人,總招聘人數29.59萬人,凈增用工7.91萬人,其中11家企業招聘人數多于離職人數。

裁舊招新,正成為互聯網大廠的新常態。

不論裁舊,還是納新,都是互聯網公司應對當下困境的方式:以裁舊縮減成本,以納新拓展邊界,雙管齊下,以求度過眼前寒冬。(詳見雪豹財經社《騰訊阿里和字節們如何過冬?CEO們達成罕見共識,只有這四個字》)

一邊裁,一邊招

7月27日,京東官方發布消息稱,今年畢業季已有萬名應屆生入職京東,包括近2000名“00后”。在入職的新人崗位中,技術類占比超過半數。

然而,就在數月前,京東還曾因給員工發“畢業須知”登上熱搜,“畢業快樂!恭喜您從京東順利畢業!感謝一路相伴!”此舉被外界戲稱為“重新定義了裁員”。

京東今年這一波裁員覆蓋京東國際、京東零售、京東物流等多條業務線。據第一財經報道,截至3月底,京東裁員已持續兩周,有員工在下午取號辦理離職時已經排至1000多號。

京東不是孤例,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美團、小米等大廠也先后傳出裁員消息。

據《財新》報道,美團在4月初進行的裁員,所涉及的業務板塊包括核心外賣業務以及美團優選、美團買菜等,裁員幅度在10%-20%不等,被裁崗位涉及運營、職能以及技術人員。

據財報披露,截至2022年Q2阿里共有員工245700名,相比Q1減少了4375人。從今年4月阿里新財年開始之后,阿里云、本地生活、釘釘都進行過裁員。

另據《中國企業家》近日的一篇報道,在騰訊,有的部門被整個裁撤,結果有人當場宣布自己懷孕以求自救。

智聯招聘《2021互聯網行業人員流動情況調研報告》顯示,互聯網行業裁員潮影響廣泛:49.9%的受訪者表示所在企業有裁員舉措,受訪者本人在2021年經歷裁員的占比為25.1%。其中,從事教育方向的受訪者被裁員占比最高,達到69.1%;電商、房地產、生活服務等業務領域也受到一定影響。

然而,大廠們在不斷裁員的同時,卻從沒停下招聘的步伐:

小米今年Q1環比增加了366人。

微博預計今年員工總量在去年基礎上有所增加。

北京字節跳動公司表示,去年以來總員工數量有所增加。

截至今年Q1,騰訊員工總數由上季度末的11.27萬上漲至11.62萬。

截至今年Q1,京東員工總數約39萬,比上季度末增長了約4600人。

8月10日,美團在視頻號直播宣講2023屆校招計劃,預計招聘5000余人,計劃在未來兩個月發放出絕大部分offer。

阿里巴巴預計,今年仍有超過5800名應屆大學畢業生入職;目前核心業務近一年新增員工9000余人。

人多了,賺錢卻變慢了

裁員最直接的目的是節省開支。在經濟環境和同業競爭壓力等因素影響下,互聯網公司開始告別過去粗放發展的模式,放緩新業務的探索,將注意力集中到盈利上來。

比如,京東曾砸下重金的京喜,曾帶來過短暫的驚喜:2019年Q3財報顯示,京東超過70%的新用戶來自低線市場,京喜一度成為京東加速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但燒錢換來的增長卻并不健康:京喜所在的新業務板塊,在2021年四個季度分別錄得虧損22.8億元、30.2億元、20.73億元和32.2億元。

盡管京東集團總裁徐雷曾在電話會議中表示,“京東從不看重一時一刻、一城一池的得失”。但燒錢的新業務,一年虧損近106億,割肉的心痛在所難免。增長點變成業績拖油瓶,運營區域裁撤,及時止損勢在必行,京喜拼拼就變成了京東裁員的重災區。

同樣身處裁員風波的鵝廠,節省開支、優化成本也成了當務之急。

從2020年Q1到2022年Q1,騰訊所雇傭員工從6.4萬名增長到11.6萬名,單季總酬金成本也從151億元變為292億元,今年Q1人均月薪資8.37萬元。

但付出如此高昂的人工成本,卻并沒帶來相應亮眼的業績。2021年,騰訊營收5601.18億元,同比增長16%;凈利潤1237.88億元,同比增長1%。這樣的成績單,是近十年來騰訊年凈利增幅最低的一年。2021年Q4,騰訊的凈利潤更是同比下降25%至248.8億元。

大廠也不再有余糧,砍掉多余的人力才能活下去。

愛奇藝便是依靠縮減人力成本而“成功”盈利。去年12月,愛奇藝開始大規模裁員,市場、渠道投放等部門裁員30%以上,愛奇藝游戲中心更是成建制被砍。裁員給愛奇藝節省了超過6億元的成本,累加其他各項支出的大幅縮減,成為愛奇藝從去年Q4虧損17.65億轉為今年Q1盈利1.74億的主要原因。(詳見雪豹財經社《CFO救不了愛奇藝》)

增速降低,賺錢變慢,倒逼大廠們放緩瘋狂擴張的步伐。以往堆人力的策略,曾在攻城略地中屢立戰功,但多元化潮水退去后,人員冗余不僅會帶來管理效率的低下,也是資源和成本的雙重負累。

去肥增肌,新陳代謝

裁一波貴的、已經干不動的,然后再招新的,是互聯網公司常用的人力成本策略。

在過去十年里,互聯網大廠成了“高薪”代名詞,工作三年工資翻倍的案例比比皆是。如今,當互聯網公司沒法再維持超高速增長,自然也沒法支撐這些高薪員工,不如找到成本更低的年輕員工來替代。

不過,頻繁的裁舊招新也意味著,現在互聯網公司面臨的問題,并不能只依靠縮減人力成本來解決。(詳見雪豹財經社《英國都在試行4天工作制了,為什么BAT還對996上癮》)

如今消費互聯網已不再是待開掘的金礦,工業互聯網、硬科技、新能源等成了熱門賽道,不論技術還是商業模式,都與過往的互聯網截然不同。先前的互聯網人,在阿里學到的知識,去了字節依然可以適用,但在大變局的當下,以往積攢的經驗,反而會成為進入新賽道的障礙。

裁舊招新正是為轉型做準備。騰訊總裁劉熾平曾回應裁員報道稱:“互聯網行業正在結構性轉變,我們希望在整個行業發生根本性變化的時候,積極擁抱變化,保持整體組織更健壯發展。”

互聯網公司業務調整快,關停項目的同時,可能會啟動新的探索項目,但新項目與原來項目的人員很多無法復用,就會出現“邊裁邊招”的情況。招聘來的員工,借助大廠全面的培養體系,從一張白紙開始教育,能靈活而快速地適應新業務。反而比改變老員工、推動改革更輕松。

對于切換發展引擎的大廠而言,當無序增長不再時,“去肥增肌”才是未來發展趨勢。更何況,找到可以替代的員工并不難。

眼下,互聯網雖已不再處于最高光的矚目下,但互聯網仍是高校畢業生就業意愿最高的行業,這意味著有源源不斷的活水可供補充。

況且,即便是從大廠離開的互聯網人,下一份工作依然會優先考慮大廠。據今年一季度前程無憂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84.1%的受訪互聯網人仍表示會選擇互聯網行業。人工智能和軟件、數據、IT技術服務/咨詢等都是招聘與投遞的熱門領域。

過冬的大廠們,正從冒進增長轉變為穩健邁步。裁舊納新,對于大廠而言是一次新陳代謝,然而對于每一位普通員工,卻是沉重的嘆息與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