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頭重估元宇宙
2022-08-12 10:03 元宇宙

2巨頭重估元宇宙

來源:光子星球(ID:TMTweb) 作者:文燁豪 編輯:吳先之

從聞所未聞,到家喻戶曉,脫胎于科幻小說的元宇宙,在過去的一年迎來了集中爆發。

盡管各行業涌入的玩家以及科技互聯網媒體已將“元宇宙”三個字復寫了一邊又一遍,但時至今日,仍舊沒人真正將其從概念推至實處。

同盛極一時的光伏、AI一樣,一旦應用與預期間產生偏差,互聯網語境便會表現得極不耐煩,袪魅、騙局等詞亦會接踵而至,元宇宙當下所處局面正是如此。

所以,元宇宙被證偽了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的,頗愛追風的互聯網巨頭相繼吃癟便是最好的說明——懷揣進場割一筆的想法,難免會鬧得一地雞毛。

但倘若切換維度,重新審視巨頭們的動向,可以看到巨頭非但沒有選擇退場,反而在重估元宇宙之后,給出了更確切的答案。

追風口,講故事

縱觀行業,互聯網巨頭對流行趨勢的反應堪稱迅捷。

當元宇宙興起,虛擬貨幣連帶NFT走向消亡之際,阿里、騰訊便將名不見經傳的“數字藏品”落實到了產品上,分別推出數字藏品平臺鯨探、幻核。而在Facebook更名Meta后不久,百度隨即上線元宇宙社交應用希壤,一個月后,字節推出對標產品“派對島”。

值得注意的是,派對島推出于1月,但直至6月初才開始公測。這表示,派對島很可能并不是一款規劃已久的產品,而是在跟隨戰略下倉促端出的產物。

這一系列動作的潛臺詞是,面對潛在的風口與大舉進軍的對手,大廠們很難坐得住。換言之,不落人后是彼時大廠初探元宇宙的底層邏輯。

不過,同樣是跟隨戰略,元宇宙戰線的競爭強度同騰訊、網易為爭奪手游霸權開展的“吃雞大戰”有著本質差距。

以希壤、派對島為例,作為元宇宙社交應用,百度、字節顯然并沒有為其傾盡資源——不管是Avatar形象建設,還是玩法開發方面均難屬上乘,希壤更是因建模粗糙、卡頓被輿論罵得狗血淋頭。

這說明,百度、字節當時并不認為元宇宙賽道能夠孵化出下一款明星產品,自然沒有提起足夠重視。

相比造新,騰訊則是將元宇宙托付給老應用,幻核問世后不久,騰訊接連申請了“QQ元宇宙”、“QQ音樂元宇宙”、“全民K歌元宇宙”等商標,盡管多數最終被駁回,但不難從中窺見騰訊的邏輯——將元宇宙分割為了一塊塊試驗田,讓略顯陳舊的產品得以講述新故事。

以騰訊音樂為例,好比“數字播放器”的在線音樂業務工具屬性較重,“養家糊口”的秀場直播則難有想象空間。而元宇宙的出現,恰恰給了騰訊音樂塑造“面子”的機會。

去年末,騰訊音樂推出TMELAND,其不僅置辦虛擬演唱會,亦為歌手和音樂人開設了專門的虛擬房間,借元宇宙的快車講述音樂場景化的故事。而Soul、映客更名“映宇宙”背后,或多或少也流露著品牌煥新的意味。

由此可見,搶灘登陸元宇宙的大廠們,沒有人真正為了奔赴元宇宙而去,而是各自有各自的動機。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彼時大廠共同的認知——現階段元宇宙很難帶來價值,但不失為一個好故事。

但再好的故事,終究也只是故事,唯有賺錢才是硬道理。尤其是在嚴峻的大環境下,不養閑人的大廠們,亦將尋找“畢業對象”的目光射向了元宇宙。

無價值業務大換血

近日,一則消息引發了元宇宙產業圈的動蕩——上線不滿一年的幻核,傳出將被裁撤。而就在幻核激起的波瀾尚未平息之際,字節元宇宙社交應用“派對島”被曝下架。

盡管消息尚未被證實,但幻核被裁撤其實并不令人意外。雖說當下數字藏品大有愈演愈烈之勢,反觀互聯網大廠,其進軍數藏的步調止步于了今年1月的百度星際口袋,阿里鯨探、京東靈稀、網易星球等平臺似乎也失去了前進的動力。

背后的邏輯在于,趨嚴的合規語境下,大廠背書已無法消解數藏玩家對未來不確定性的焦慮。畢竟現階段絕大部分數藏的追隨者都報以投機目的,相比大廠旗下的低流動性平臺,越來越多的投機者開始將目光投向那些開設有二級市場,假借數藏外殼的資金游戲。

而隨著大廠數藏“共識”的逐漸破滅,用戶不斷流失,互聯網巨頭旗下的數藏平臺亦將面臨滑坡——即便是設有“轉贈”的阿里鯨探也飽受滯銷困擾,更不必說無交易無轉贈的幻核。

因此,對騰訊而言,幻核已然失去了價值,既無法為騰訊創造更多營收,騰訊亦不會開放二級市場徒增合規風險。

同樣,派對島也屬于典型的“無價值業務”。其中一大原因是,現階段社交元宇宙的內核是升級,而非再造。

以啫喱為例,即使能憑借新奇、精致的外殼引爆短期熱度,但其羸弱的內核卻無法支撐用戶的長期留存,一旦用戶新鮮感喪失,便很可能淡出大眾視野。

而力保留存不外乎置入輕度游戲、配對社交等玩法,而這未免會同泛娛樂社交賽道內的老玩家業務沖突,進而加劇競爭。坐擁爆火契機的啫喱尚且如此,更何況派對島這類始終未能出圈的玩家——截至發稿,派對島微博粉絲數停留在了80名。

可見,無論元宇宙概念多么新鮮,現階段新玩家能想到的細分需求早已被賽道老玩家瓜分殆盡。

換言之,社交元宇宙賽道并不需要一款全新的App,倘若社交元宇宙賽道真大有可為,那百度、字節與其推出新產品,不如將各自的貼吧、抖音再造升級。

因此,表面上看,頗愛追逐風口的巨頭們,似乎正不約而同地“退燒”,但在本質上,幻核、派對島的消失,其實是互聯網巨頭們對無價值業務的換血。

之所以換血,是因為大廠已不再將元宇宙當作純粹跟風的試驗田,而是將更大的野望嫁接于此。面對當下人人涌入撈金的風口,騰訊、字節似乎有著更好的選擇。

巨頭的元宇宙野望

幻核、派對島淡出互聯網語境,并不意味著元宇宙于巨頭眼中失去了價值。相反,騰訊、字節拿出了更多的資源,并踏入了同一條河流。

今年6月,騰訊被曝出已正式成立了擴展現實(XR)部門,更早之前,坊間曾傳出騰訊收購黑鯊科技的消息。字節則是在去年早早收購VR廠商Pico,并將其并入XR業務線。

顯然,無論是重視程度與投資規模,硬件均高出前述無價值業務一截。作為硬件入口的XR設備,已成為了大廠元宇宙的主戰場。

此番轉舵的一大關鍵之處在于——選擇硬件作為落地場景,不僅承載著元宇宙的想象空間,亦是極佳的避險之地,至少不會被元宇宙“綁架”。

無論是數字藏品,還是去往虛擬世界圈地,均立足于風口,同元宇宙高度綁定。這意味著,一旦元宇宙概念被證偽,相關投入大概率將打水漂,就算是其終能落地,技術領域漫長的進化亦將無限拉長戰線,費力不討好。

而硬件作為通向元宇宙的入口,元宇宙落地,自然會為巨頭帶來巨額回報,即便被證偽,VR/AR硬件亦能解消費電子寒潮下的近渴,使其拿下后智能手機市場時代的“船票”。

另一方面,XR硬件的高入局門檻亦能為大廠篩去相當一部分玩家。以傳統硬件廠商為例,其收入結構較為單一,極度依賴販賣硬件的利潤。但XR硬件與手機、智能家電等產品不同,其邏輯更像是游戲主機。

也就是說,硬件讓利,內容付費的打法或許將成為主旋律。而內容,恰恰是互聯網大廠們的長板所在——領導XR部門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騰訊游戲副總裁沈黎。

從大廠們放棄無價值業務,并將目光轉向XR硬件可以看到,巨頭們似乎已重新評估了元宇宙對自身的價值。在其眼里,元宇宙不再是過去錦上添花的故事與場景,而是被囊括在硬件里,成為一項可能拉動整體增長的支柱業務。

從中可以預見,大廠的元宇宙的戰局不僅沒有熄火,反倒會隨著更多玩家相繼涌入而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