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區里推銷,公證處收款,萬輛預售成謎,恒大首款“期貨車”誰在買?
2022-08-10 09:32 恒馳 恒大汽車

2小區里推銷,公證處收款,萬輛預售成謎,恒大首款“期貨車”誰在買?

來源: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喬雪

恒大造車:救命,還是壓垮駱駝的“最后稻草”?

即便被嘲諷PPT造車、紙糊造車,恒大依然沒有放棄造車夢,在宣布造車4年后,恒大的首款車恒馳5終于問世了。即便外界質疑這款車的設計像極了農用三輪車,但不妨礙恒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急忙稱贊:“漂亮!真漂亮!”

當造車的夢想終于照進現實后,重重矛盾也產生了。恒大的汽車面臨被質疑減配、玩文字游戲,以及套路消費者的質疑,而恒馳號稱“顛覆了傳統的汽車銷售模式”,更像是文字游戲。它的線下體驗店既不在汽車商圈,也不在商場,而是開進了恒大業主居民區。

恒馳官網上依然寫著:到2025年實現年產銷超100萬輛,到2035年實現年產銷超500萬輛,力爭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這句話看起來頗為諷刺,因為出師不利的恒大,遭到了消費的肯定又迅速退訂的境況。

實際上,1萬輛優惠名額,恒大至今還沒“送完”,官網也沒有銷量說明。首款車的問世,讓恒大汽車看似正在一步步走向正軌,但依然身處于迷霧般未知命運中。

恒馳5艱難上市,小區里賣車,公證處收款,1萬輛名額賣了又賣

恒大的車,終于問世了。

頂著PPT造車的風波,恒大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展現自己真正的實車,事實上,恒馳5已經經歷過3遍“預演下線”,時間分別是去年11月,總裁劉永灼到訪天津工廠;以及今年的1月12日,在掛出“大干三個月,天津工廠恒馳首車下線”橫幅后,恒馳5首車正式下線,官宣比原定時間提前12天。

而真正把車放在展廳里的時間則又晚了一些,以北京為例,即便是距離恒大汽車天津工廠近在咫尺,這是恒大收購NEVS國能汽車,承擔著生產恒大首款量產車型恒馳5重任的主要工廠,展車放在展廳的時間,也基本在5、6月以后。

與其他新能源車企選擇扎堆市中心進軍的路線不同,恒大走上了“農村包圍城市”的路子,銷售中心基本都是選在自己的地盤。

Tech星球走訪了北京唯一的一家恒馳5銷售中心,這家位于恒大華府和恒大江灣的中間展廳,遠離市區,距離最近的地鐵站也要6公里。而另一家還未開業的由加盟經銷商開辦的店,則選在了更遠的北京郊區密云,原因無他,這里是另一處恒大在北京的房產項目所在地。

而其他城市的銷售情況也大體相同,新一線城市杭州,最近的在售銷售中心,需要驅車前往一個多小時車程的蕭山店。但這并不妨礙鄭州、武漢、西安、廣州等多個城市的恒大樓盤也相繼進行 “恒馳5路演 ”,直接將車展廳開到業主家樓下,進行強勢營銷。

在各家造車新勢力爭搶Shopping Mall,恒馳5看起來更像是意在恒大業主。畢竟,恒大在全國擁有上千個恒大社區,大約1200多萬業主。業主變成車主,似乎順理成章。

為最大程度地打消消費者的購車疑慮,恒大還首創了“公證購買”政策,即恒馳5的預售訂金、大定金及購車尾款,全部支付打款至天津津濱公證處進行專戶監管,用戶在交車時才需付車款,若用戶未成功認購,預售訂金將從公證處專戶全額退回。

恒馳汽車總裁劉永灼表示,恒馳5的硬件規格很高,很有競爭力,“從目前來看恒馳大賣已成定局。”7月29日晚,恒大發布公告稱,自7月6日開啟預售以來,恒馳5已累計收到預售訂單超3.7萬臺。

而在8月1日,恒馳5正式開啟大定,即預售階段交了1000元訂金的小定客戶,補交9000元可轉為1萬元的大定客戶,前1萬名大定客戶享有1萬元抵2萬元的購車優惠,購車優惠后,只需16.9萬元就能購買恒馳5。

王鑫早就看中了恒馳5的配置,決定連夜搶號,在2分鐘左右的時間,付完了定金。但是王鑫后來在車友群里發現,8月3日,還有車主還能拿到1萬抵2萬的優惠,這意味著1萬的訂單到此時還未訂完。

8月8日晚,Tech星球詢問恒馳的相關銷售,該銷售表示,現在還能訂,還有優惠。而距離大定已經開啟10天,恒大目前還未公布具體的銷量,有關1萬單的銷量成謎。

搖擺的消費者:面對減配“套路”,定了又退

首場發布會上,恒馳汽車總裁劉永灼展示了恒馳的朋友圈,“與世界最頂級的零部件供應商合作”,供應商名單里,有愛達克、博世、大陸、安波福、佛吉亞、寧德時代、麥格納、法雷奧、聯合電子等,并亮出了17.6萬元的價格,劉永灼表示:“這個價格誠意滿滿。”

的確,躋身20萬內的恒馳5看起來極具性價比,王鑫表示,一身名牌,是恒馳吸引自己的第一步,但實際配置并不像發布會和宣傳般豪華。

王鑫及部分車主向Tech星球反映,車還沒拿到手,減配的套路就先開始了,比如,原先宣傳的車頂內飾由翻毛皮變成了針織,車道居中保持從有到無,百度高精地圖,NFC鑰匙變成選裝,超聲波雷達12個,5個毫米波雷達變成前后駐車雷達各6個。

這讓王鑫為沖動“盲定”產生了退訂的念頭,但目前,他還在猶豫中。

有用戶在預售之前就一直關注恒馳汽車,陳蓬告訴Tech星球,自己是在大定之前就下了小定,根據同業的前例,一般小定用戶會認為,越前期預定就會享受一些特別優惠和福利,但事實是,小定用戶也仍需再補交9000元轉為大定用戶,和現在1萬元立即成為大定用戶并無不同。陳蓬感到不快,在車友里反問“那我們提前為何還要交”。

為了賣車,恒馳已經提前效仿起了車界海底撈,由于目前的銷售中心有限,部分二三線城市還沒有恒馳網點。一位下過定金的車主告訴Tech星球,銷售經理驅車幾百公里來到所在的地區,為當地的車主進行試駕。試駕后,該車主表示,“認可車的配置,是很不錯的,目前這個價位也算是良心,但下定金我也鼓足了很多勇氣,只能說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

恒大方面表示,目前建立北京、上海、廣州、天津等15家恒馳展示體驗中心、直營銷售中心,首批26家授權代理門店也將在8月陸續開業。

但因為恒大集團資金鏈斷裂所引發的信任危機,并未消散。

根據恒馳方面的說法,訂單順序預計最早于今年10月開始交付,而一個更大的背景是,今年將是國家新能源購車補貼的最后1年,如果明年沒有新政策出臺,屆時,消費者則無補貼購車。

因此,如果恒馳如果交付得太晚,消費者則將趕不上某些地區的補貼,在近萬的補貼面前,深圳的何峰則是想以虧本1000元的價格轉賣自己的大定的訂單。他把自己的訂單截圖放在二手轉賣平臺上,但問了的人有,成交的卻沒有。

還有用戶覺得恒大在玩文字游戲。

為了打消消費者的疑慮,恒馳給出“15天無理由退車退款”的政策,而在大字底部,還有一行小字寫道,“如果在提車后消費者想要退車,恒馳的要求是行駛公里數不能超過1500公里、車內外功能完好、未發生事故以及未辦理登記證書和行駛證。”

小定用戶陳玲認為,退款的條件都是由恒馳規定的,這意味著,退車門檻還是由恒馳說了算,于是陳玲選擇把小定的退款退掉,不考慮購買。

馮凡一口氣下定了2臺大定,依照他的預判,這車的配置和性價比肯定后期會火,自己提前站好坑,到時候等價格上來了再轉賣給其他沒搶到名額的車主。然而事實是,轉手訂單已經放在二手平臺上10天,而價格已經從加價2000元變成原價轉售,詢問的人都很少,“本想來占點便宜,現在希望不要把自己搭進去。”但馮凡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實在轉手不了,他決定提車后秒退,只做“1秒鐘的恒大車主”。

而另一方面,還有車主告訴Tech星球,內部傳言,恒馳可以用作債權抵押,已經有不少人開始聞風而動,提前打出,14萬、13.8萬收購債權車等信息,這也變相打壓了車主原價購車的熱情。

恒大造車賭上復活的希望:救命還是壓垮的最后稻草?

恒大原本的野心并不在造車,根據《晚點 LatePost》統計數據,恒大汽車僅在 2019 年 9 月至 2020 年 9 月間,就通過關聯公司在各地拿了 1133 萬平米土地。其中只有半數是工業用地:35%(403萬平方米)是住宅用地,可以蓋商品房出售。13.34% 是綜合用地,可以建商業地產、寫字樓、學?;蛏套捎脴?。

行業人士認為,造車的游戲,意在造房。

恒大將房地產的經驗復制到了造車業務中,在全國大面積購置地產,打造十大基地,并要求基地具備生產全部 14 款車型的能力。然而,龐大的基地還未建成,周邊的地產項目就早已開始售賣。

2021年 8 月,住建部、央行等國家部委給房地融資設置了三道紅線,負債率為81%,現金短債比為0.67的恒大三線全踩,有息負債超過 2萬億元。

目前,恒大的銷售幾乎已陷入停滯,主要工作還是在保交樓,7月底前公布重組方案,目前來看并沒有如期而至,盡調工作還未完成,重組方案要延后。

而造車的業務似乎成為了無心插柳后的一塊兒綠地,許家印曾在去年10月的一次“復工復產專題會”上宣稱,10年內要將房地產的銷售規模從7000多億元壓降到每年2000億元左右,同時完成由房地產向新能源汽車的產業轉型。 對現在的恒大集團來說,造車、賣車已是目前其拿得出的唯一的底牌,整個恒大目前可謂是“向死而生”。

但這根救命稻草似乎還無更多向好的趨勢,自2018年起,恒大汽車便處于持續虧損狀態,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總計虧損170億元。而恒大2021年年報和2022年半年報還在難產中,截至2020年數據,恒大汽車已累計投入多達474億元,其中249億用于購買核心技術和研發投入。

事實上,這套“大賣特賣”的策略并未奏效,原本的基地并未能物盡其用,以恒大汽車廣州南沙基地為例,占地 126 萬平米,相當于特斯拉上海工廠的 1.5 倍,但實際上到2021年年底都未能產車,而為了盤活汽車業務,恒大汽車在去年“十一”后喊出“大干三個月”的口號,力保天津工廠恒馳首車下線。為此,恒大汽車輪番將上海和廣州南沙基地的員工調往天津支援。

技術方面,恒馳5的電池來自寧德時代,而不是恒大收購的電池供應商卡耐,動力系統來自聯電,而不是來自恒大與德國Hofer合資公司,此前購買的資產目前看來優勢還無法體現。

而最能體現新能源下半場角逐的智能化方面,就公開資料顯示,恒馳5只擁有L2級別的自動輔助駕駛能力,相比之下小鵬等新勢力車企已經開放了更高階的城市道路自動輔助駕駛,與此相比,恒馳的智能化還是未知。

恒大目前還在積極搭建經銷網絡,官方微博上,按照恒大的目標,恒馳將籌建36個恒馳展示體驗中心、1600個恒馳銷售中心、3000個自建及授權維保修售后服務中心,這對于可用糧草僅剩不足百億的恒大來說,無疑又是一筆負擔。

恒馳并不是在與自己競爭,在整個新能源造車的市場里,無論是銷冠特斯拉和比亞迪,還是“蔚小理”(蔚來、小鵬、理想汽車),還是逆襲第一梯隊的哪吒和零跑汽車,都在虎視眈眈地爭奪市場。

而恒馳這根“造車稻草”,是能救命,還是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重量,全由消費者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