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為元宇宙窒息?
2022-01-29 10:21 元宇宙

2誰在為元宇宙窒息?

來源:光子星球(ID:TMTweb) 作者:文燁豪 編輯:吳先之 

過去的2021年,不管是元宇宙概念股Roblox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上市,還是Facebook更名Meta,無一不向外發散著風口到來的信號。

而元宇宙,這一源于小說《雪崩》中的概念,在30年后重新走入了大眾視野。

通俗地講,所謂元宇宙即映射人類虛擬替身的虛擬世界。但在當下的語境里,元宇宙似乎被賦予了多元含義。

根據清華大學新媒體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沈陽的表述,元宇宙是整合多種新技術而產生的新型虛實相融的互聯網應用和社會形態。而特斯拉CEO馬斯克則直截了當地指出:“元宇宙更像是流行的營銷術語。”

各方表態不一,但元宇宙概念爆發卻有目共睹,而隨著各路玩家入局,戰火也燃到國內:

字節跳動在VR賽道動作頻頻;阿里成立元境生生入局元宇宙;騰訊曝光元宇宙項目Z PLAN、擬收購黑鯊科技轉向VR設備;百度則匆忙上線希壤App,意欲咬下了元宇宙的螃蟹。

風口當頭,跳入賽道的玩家顯然不止一向敏銳的互聯網老炮,一眾游戲、智能設備、社交、科技企業爭相靠向元宇宙,借助概念的催化在資本市場掀起狂歡。

大熱之下,所謂的元宇宙,元向了何方。

內容黑洞

當下,元宇宙所承載的虛擬空間,無疑是荒蕪的。

2021年末,All In元宇宙的Meta在旗下VR平臺Horizon Venues舉辦了三場元宇宙演唱會,免費向OculusVR用戶開放。

為此,Meta不惜財力,請到了Young Thug、DJ David Guetta及The Chainsmokers,堪稱豪華的陣容背后,似乎暴露出了Meta的司馬昭之心。

顯然,Meta此舉,意在復刻2020年Travis Scott在《堡壘之夜》中舉辦演唱會時的盛況。后者作為虛擬演唱會的巔峰,共計吸引了超1000萬玩家在游戲中觀看,開場曲《THE SCOTTS》直接登頂Spotify全球榜。

然而,Meta此番復刻,并未如期待中那般為元宇宙元年畫上完美的句號,取而代之的,是大眾視野里的問號。

根據Oculus官網信息,Meta元宇宙演唱會最熱的一場,觀眾數也只有區區1.8萬。

而與《堡壘之夜》中光怪陸離的視效相比,Meta所表現出的演唱會內容顯得簡陋與平淡,不僅如此,David Guetta演唱會更是以2D直播視頻替代3D場景,無人問津亦是自然。

盡管狂歡與遇冷的背后,或存在著硬件制約、用戶積淀等諸多理由,但感官層面的差距,顯然是其難掀聲量最直觀的原因。

其實,同樣的故事,也在隨后百度的希壤中上演。

2021年11月中旬,百度上線“希壤”社交App,12月21日,“希壤”開放內測。

在百度的話術中,“希壤”將打造一個身份認同、跨越虛擬與現實、永久續存的多人互動虛擬世界。

然而,用戶反饋卻與官方定義大相徑庭——建模粗糙、卡頓穿模成為了主流評價,就連希壤負責人馬杰,也稱其現階段只是一個負6.0版的元宇宙產品。

國內外巨頭接連折戟,暴露出了元宇宙內容層面的黑洞。

放眼望去,元宇宙賽道除概念本身外,鮮有公司能拿出具備說服力的產品與內容,反倒是《堡壘之夜》制作商Epic,借由自家引擎Unreal 5模糊了虛擬與現實的邊界。

誠然,元宇宙概念被引爆還不到一年,企求賽道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誕生出優質產品未免有些苛刻,但即使將目光放長遠,依然很難看到元宇宙從概念走向落地的機會。

清華大學新媒體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2021元宇宙發展研究報告》指出,元宇宙的概念布局仍集中于XR及游戲社交領域,技術生態和內容生態都尚未成熟、場景入口也有待拓寬,理想愿景和現實發展間仍存在漫長的“去泡沫化”過程。

可見,元宇宙概念泡沫正當時,內核卻仍處雛形之中,距離“投機者”嘴里的最終形態仍有著漫長的差距。

而退一萬步說,各路人馬紛紛布局的XR及游戲社交領域,又真的能擊穿元宇宙的內容黑洞嗎?

硬軟件制約

一般而言,XR涵蓋VR、AR,指通過計算機將真實與虛擬相結合,打造可人機交互的虛擬環境。

當前,盡管VR設備受制于硬件技術,仍無法實現“去顆粒感”,但隨著技術迭代更新,產品層面已然褪去了早年的不成熟,分辨率、刷新率穩定提升,用戶體驗也正趨于改善。

而隨著各企業布局VR/AR賽道,相關硬件價格已逐漸實現親民化,飛入尋常百姓家。

據芯片供應商高通透露,VR設備 Oculus Quest 2銷量已達1000萬,表現遠超市場預期。而根據IDC預測,2020-2024年AR/VR市場全球支出規模復合年增長率將達54.0%,增長態勢明顯。

從概念上看,XR賽道同沉浸體驗、鏡像現實的元宇宙概念無疑是耦合的。但實際上,即使VR/AR硬件作為元宇宙的入口,但硬件載體走向朝陽,并不意味著元宇宙瓜熟蒂落。

相反,VR賽道或許正奔赴向同元宇宙截然不同的道路。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單純通過VR設備體驗3A級游戲的擬真場景并不現實,這類游戲仍需借助PC渲染畫面與提供算力。以VR領域大名鼎鼎的《半條命:Alyx》為例,VR一體機的性能很難支撐其運行。

VR設備羸弱的性能限制了內容層面的想象空間,而靠VR作為鎖鑰的元宇宙想要實現擬真現實,要么外接PC,要么降低畫面品質,亦或是借助云游戲、串流等技術實現畫面映射。

但就目前來看,上述路徑似乎并不暢通。

首先,外接PC能夠解決VR設備性能問題,同時也限定了用戶物理層面的使用范圍,使元宇宙的入口從VR設備轉向PC,而VR僅作為外設而存在。

且不談有多少人會為高性能PC買單,僅從場景出發,布局元宇宙的玩家們顯然并不想打造出《頭號玩家》中的“綠洲”,而是試圖在虛擬空間搭建社交關系,移動、便攜幾乎是必選項,固定化的終端設備難有未來。

要想讓用戶手中的VR設備“動”起來,元宇宙應用便只能降低畫面品質以適配性能,這也是Meta所選取的路徑,而基于Oculus的演唱會,畫面表現力自然落后于PC端的《堡壘之夜》。

而元宇宙應用一旦選取該路徑,所謂的沉浸感就將淪為泡影,取而代之的是應用畫面水平的降級。

以Oculus Quest 2明星作品《生化危機4VR版》為例,其基底《生化危機4》早在2004年6月便已發行,即便制作團隊有對其高清化打磨,但同業界一流作品仍有不可逾越的差距。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當前VR游戲還是屬于比較輕度的游戲,類似于端游、手游的區別。而元宇宙應用依托輕量化入口,很可能會重蹈希壤的覆轍,讓一眾用戶敗興而歸。

內容品質的阻礙在前,元宇宙應用還剩云游戲這一條出路。

云游戲,即將游戲置于云端運行,服務商將渲染完畢后的游戲畫面壓縮后通過網絡傳送給用戶,用戶只需網絡與顯示設備即可。

然而,由于網絡傳輸限制與物理延遲的存在,云游戲模式想要徹底走通仍需時間,相較而言云游戲+元宇宙的組合看上去會更長遠一些。

因此,除Meta All In元宇宙之外,巨頭布局XR設備似乎另有目的,相比元宇宙這一空洞的概念,切入硬件生態似乎更為務實。

而元宇宙內容層面的欠缺,并未因VR/AR賽道的熱鬧而消解,反倒因硬件制約下的代際差異而加深。

困局之下,誰在為元宇宙的內容黑洞買單?

熱概念與冷思考

倘若元宇宙落地,那首批用戶理應為《頭號玩家》里一個個游戲彩蛋而歡呼的玩家們。

除同元宇宙概念情感互通之外,由于當下圍繞VR展開的故事往往存在于游戲、影音領域,并不能復刻當年手機借通信功能覆蓋大眾的老路,用戶基底是單一的。

在此背景下,玩家群體作為VR設備的主力購買群體,向來便對產品內容質量極為苛刻。以去年火出圈的《賽博朋克2077》為例,縱使前期宣發再好,一旦內容出現BUG、不達預期等硬傷,就會從可能的現象級游戲淪為萬人唾棄的半成品。

因此,天生沾有“陳舊感”的元宇宙應用或許很難打動玩家們。

而另一方面,對于元宇宙故事中重要組份NFT (非同質代幣) ,玩家群體更是嗤之以鼻。

2021年12月,游戲公司育碧在旗下游戲《幽靈行動:斷點》中上線了三款NFT游戲飾品,此舉引發了玩家群體的聲討,而相關NFT產品上線后則銷量慘淡,上限首日更是無人買單。

對此,一位核心玩家告訴光子星球:“NFT所謂的數字確權除抬高游戲內商品價格外,并沒有什么意義,如果廠商給游戲商品套上了NFT外衣,那游戲遲早會變成電子殖民地,大家都將泡在里面打工。”

一面是內容黑洞,一面是玩家群體的警惕,無法吸引既定用戶,又難以開拓更廣的市場,圍繞元宇宙的商業化種子或將難以播下。

以百度為例,百度希壤已同藍色光標達成戰略合作,雙方試圖構建“元宇宙+營銷”場景,但有消息稱,百度游戲業務部門正處裁員的寒冬中。此番形勢之下,仍顯粗糙的百度希壤進退維谷,或將陷入“內容空洞—C端流量短缺—營銷空間薄弱”的循環。

根據Gartner新興技術成熟度曲線,輿論會對新興技術爆發出的巨大期望,產生泡沫,而泡沫也終將在技術水平不達預期下破裂,進而到達漫長的恢復期與成熟期。

然而,該曲線是否成立依托于技術本身的真實價值幾何,而元宇宙只是概念,并沒有技術本源充當支柱,一旦泡沫破裂,長期價值便將淪為偽命題。

因此,現階段元宇宙賽道倘若無法找到破局的出口,勢必將痛飲敗局。只是,簇擁著元宇宙概念的投機者們,真的關心元宇宙的未來嗎?

在某個關于元宇宙的線上課程里,主講人在元宇宙架構一欄,插入了無代碼、低代碼、數字孿生、隱私計算、區塊鏈、AI、云原生等技術,仿佛一語道盡了近年科技媒體的主流話語。

誠然,元宇宙概念背后的技術脈絡繁雜,上述技術也確實能同其沾上關系,但某些同元宇宙毫不相關的產業硬靠元宇宙,則讓人難以理解。

今年初,2021年醬香系列酒全國經銷商聯誼會上,茅臺集團總經理李靜仁表示,要構建屬于醬香系列酒的醉美“元宇宙”?;蛟S,茅臺同元宇宙,中間隔著一個中青寶的《釀酒大師》。

如果說,茅臺是硬蹭,百度是試水,Meta是All In,那中青寶,作為監管問詢的???,無疑是元宇宙賽道內最高級的一批玩家。

2021年9月,中青寶宣布將推出元宇宙游戲《釀酒大師》,此后,公司股價一路飆升,2021年全年漲幅達252.7%。到了今年,中青寶似乎并未停止“布局”元宇宙的腳步。

1月10日晚,中青寶披露公告稱全資子公司中青寶香港擬以0港元收購其寶德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擬更名為“保爾利德元宇宙數字平臺有限公司”)51%股權,并試圖將其打造為“游戲UGC平臺的先驅者”。

顯然,中青寶此舉,劍指翻紅元宇宙概念的游戲UGC平臺Roblox。隔日,中青寶股價應聲大漲,引得深交所下發問詢函,“戰績”再添一筆。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0元購”同期,中青寶還發布了股東擬減持公告,兩大控股公司及實控人李瑞杰將在自公告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3個月內,減持不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3%......

這讓人不禁想起前述某元宇宙課程的評價欄,某學生寫下的話:“感謝老師分享,讓我對元宇宙有了初步認識,幾個月前股市上掀起炒作元宇宙概念,有人提醒不懂不能介入,結果我最后看著別人賺錢。”

顯然,并不是所有陷入元宇宙瘋狂的人都堅定不移地相信元宇宙,而是炒概念永遠是最好的賺錢方式。

注資元宇宙的投機者們成為了其最實際的追隨者,在“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心態中賺的彭滿缽滿,而本應熱愛元宇宙的群體,卻對由資本一手締造的元宇宙熱嗤之以鼻。

那么,元宇宙的漫漫前路里,是誰在耕耘,又是誰在狂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