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化學想超越寧德時代,靠抱特斯拉大腿可不夠
2022-01-27 17:48 寧德時代

2LG化學想超越寧德時代,靠抱特斯拉大腿可不夠

來源:連線出行(ID:lianxianchuxing) 作者:周雄飛

動力電池行業,可謂是戰火不斷。 

本月,寧德時代的市值依然維持在萬億規模,同時還高調地推出了“EVOGO”換電品牌和系列換電服務,正式入局新能源汽車換電領域??吹竭@些后,常年與其較勁的LG化學有點坐不住了。

今日,LG化學旗下子公司LG新能源正式登陸韓國證券交易所,上市后開盤股價報于59.7萬韓元/股,相比于此前30萬韓元/股發行價,漲幅一度高漲99%。上市后市值也達到了116.8萬億韓元(約合為6169億人民幣)。 

不僅如此,LG新能源此輪募資總額達到了110億美元,其上市也成為了韓國資本市場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IPO。

由于募資金額過大,再加上招股書中透露出來的擴建產能計劃,這樣一系列動作在業內看來,LG新能源的上市,是LG化學向寧德時代發起挑戰的“戰前準備”,畢竟LG化學曾實現過對寧德時代的超越。

如果從“入行”時間來看,LG化學比寧德時代早十來年成立,但前者在1999年左右才真正開始研發鋰電池業務,而后者于2011年成立后,隨著國家政策支持和“白名單”的保護下,實現了對LG化學的超越。

到了2019年,寧德時代已成為了全球動力電池行業和中國市場動力電池賽道上的“雙料霸主”,LG化學在全球市場上,只能身處于寧德時代之后;而在國內市場中,LG化學更是處于鮮為人知的狀態中。

直到2020年上半年,LG化學在全球裝機量上一舉超越了寧德時代,一度成為了業內關注的焦點事件。

LG化學之所以能實現彼時的那次反超,得益于為特斯拉供應電池。 2019年年底,特斯拉上海工廠落成,Model 3等產品開始向全球交付,作為電池主要供貨方的LG化學裝機量也隨之提高。 

但對于LG化學而言,這樣的超越是短暫的,到了2020年下半年寧德時代再次登頂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榜首。更為重要的是,隨著去年初新能源汽車行業“電池荒”的開始蔓延,特斯拉、蔚來、廣汽埃安等車企紛紛開始自研電池,以便保證不會被“卡脖子”。 

在動力電池行業內卷、車企紛紛自研電池的背景下,LG化學想要找到“下一個特斯拉”或許就很難了。

但為了繼續追趕,甚至再次超越寧德時代,LG化學只好通過分拆子公司上市來換取“彈藥。”那么,LG化學再次超越寧德時代的勝算有多大?

1 必須完成的上市計劃

不可否認,LG新能源已成為韓國資本市場上的又一巨頭。 

LG新能源上市后,LG新能源的市值已達到了116.8萬億韓元(約合972億美元),相比之下同樣在韓國交易所上市的三星電子市值為497.31萬億韓元,這也意味著LG新能源成為繼三星電子之后的韓國第二大股。 

對于LG新能源的上市,市場給出了樂觀的評價。 元大證券韓國公司的分析師Cho Byung-Hyun對媒體表示,這個新的市場巨頭也可能繼續吸引資金遠離其他韓國股票,“這是一只必須入手的股票。” 

據彭博社報道,LG新能源獨立上市后,母公司LG化學將保留該電池子公司81.8%的股份。“隨著LG新能源的上市,可以進一步整合LG化學此前在動力電池方面的資源和能力,對于LG化學及其自身之后的發展會有較大的幫助。”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翔對連線出行表示。 

正因如此,LG化學對于LG新能源的上市其實已準備很久。 

早在2020年12月,LG新能源就已從LG化學內部拆分出來,以電池業務單獨成立新公司,LG化學原電池事業本部總裁金鐘現出任該公司CEO。對于這一動作,在當時業內看來,很大概率是為了之后的獨立上市做準備。

圖源LG新能源官網

話音剛落。就在LG新能源成立新公司的半年后,其就向韓國證券交易所提交了上市申請,計劃于去年年底完成上市,但這一上市計劃很快就被一場大規模召回所打破。 

2021年7月底,通用汽車宣布將從全國范圍內召回2017-2019年生產的近6.9萬輛Bolt電動汽車,召回原因是由于這些車輛所搭載的電池包中存在生產缺陷,這些缺陷會導致車輛起火,將對這些存在隱患的電池包進行更換。

根據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出示的報告來看,這些電池包的生產廠商正是LG新能源業務部門。

殊不知,一個月后,通用汽車再次宣布,由于高壓電池組可能引發車輛火災,以至于對一個月前的召回規模進行擴大,除了2017-2019年生產的Bolt之外,2019-2022年生產的該品牌車型都在召回范圍之中,共計會超過7.3萬輛之多。 

按照通用官方表示,這樣一輪召回,會讓其自身的損失達到10億美元,對于Bolt這款車型會無限期停止銷售。此外,由于大規模召回的車輛電池是由LG化學所提供,通用彼時也向LG新能源尋求了補償。

由于召回事件的出現,LG新能源的上市計劃被暫停下來。“我們正在審查申請,但無法提供有關延遲原因的信息。”韓國交易所對于LG新能源被暫停曾這樣公開表示。 

就在人們猜測LG新能源是否會如此擱置下去時,LG化學在去年10月宣布,與通用汽車已達成協議,同意向其賠償19億美元,這筆賠付也成為LG化學成立以來賠付金額最高的一次。 

LG化學與通用達成賠付協議,截圖自通用汽車官網 

雖然由于此次賠付,導致LG新能源在去年第三季度虧損了3.2億美元,但這一切或許是值得的。因為通過與通用汽車達成賠付協議,LG新能源的上市審核得以重新恢復。 

到了去年年底,LG新能源再次宣布擬通過在韓國證券交易所首次公開募股(IPO),募資約12.8萬億韓元(約合680.92億元人民幣)。

需要注意的是,LG新能源今日的上市,距離其從LG化學中拆分出來,僅僅過去一年的時間。正因如此,在業內看來LG新能源的獨立上市,或許是LG化學必須要完成的。

有這樣的感覺,并不意外。

在動力電池賽道上,LG集團算是一位“先行者”。90年代初,隨著手機等3C產品的發展,LG看到了鋰電池產品在這些賽道上的發展機遇,并在1995年開始對鋰電池進行布局,但直到2000年初其鋰電池產品才真正落地,LG化學也被拆分出來單獨運營。

2007年前后,隨著全球新能源汽車的發展,LG化學也把自身的鋰電池業務從手機3C電子類產品擴大至動力電池領域,并向現代汽車等本土車企開始供貨,并且在全球范圍內形成一定影響力。 

但到了2011年,隨著一家名為“寧德時代”的電池廠商成立,并在第二年就獲得了來自寶馬和奔馳等老牌汽車大廠的電池訂單后,寧德時代很快就跑到了LG化學的前面,成為了全球動力電池賽道的“一哥”。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9年動力電池廠商裝機量市場份額排名中,寧德時代以28.2%排在首位,LG化學以10.3%落后于寧德時代。 

但到了2020年,LG化學實現了對寧德時代的超越。 按照SNE Research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1-7月全球動力電池廠商總裝機排名中,LG化學以25.1%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寧德時代以23.8%位居第二。 

2020年1-7月全球動力電池廠商總裝機份額占比,數據來源于SNE Research,連線出行制圖 

由于一直以來,寧德時代在全球動力電池賽道上的霸主地位,LG化學彼時對寧德時代的超越一時成為了業內關注的焦點,LG化學也被打上了高光。 

但讓LG沒有想到的是,這樣的高光并不長久。 

2020年8月,據SNE Research數據顯示,當月寧德時代以25.9%的動力電池裝機量份額重回全球第一的位置,LG化學再次掉回第二。對于這一結果,LG化學自然不甘心,以至于在本月提出了“在全球市場份額超過寧德時代,成為全球第一”的口號。

但相比于兩年前的那次超越,LG化學想要再次超越寧德時代,原本依靠的助力已不剩多少。

2 陸續失去“幫手”的LG化學

不可否認,2019年年底特斯拉上海工廠的正式投產,已成為了一個標志性事件。 

從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的視角來看,隨著特斯拉上海工廠的投產,意味著特斯拉這條“鯰魚”正式進入國內市場;與此同時,“蔚小理”等造車新勢力,吉利、比亞迪等自主車企也會與特斯拉的國產化車型一決高下。由此,彼時的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一度變得嘈雜起來。 

就在眾人將目光投向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同時,動力電池賽道的格局也隨著特斯拉進入國內市場發生著變化。

前文已經提到,2020年1-7月全球動力電池廠商總裝機量排名中“常年老二”的LG化學實現了逆襲、一度超越了寧德時代登上榜首位置,而這背后與特斯拉的助力有很大關系。 

據連線出行獲悉,早在2019年LG化學就與特斯拉達成了供貨電池的協議,按照協議當特斯拉上海工廠投產后,前者為其供貨電池產品;特斯拉也在當年8月宣布,國產Model 3將會采購LG的電池。 

特斯拉Model 3,圖源特斯拉官微 

這一消息一時在國內新能源市場上激起千層浪,畢竟這意味著松下不再是特斯拉唯一的電池供應商,也代表著LG化學正式進入特斯拉供應商名單。

為了保證為特斯拉車型正常供貨,LG化學在2019年曾投資1.2萬億韓元(約為10.25億美元)對位于南京新港的圓柱電池工廠擴大產能,并表示這一工廠的電池會特供給特斯拉上海工廠。 

到了2020年,LG化學不僅成為了特斯拉中國工廠的電池供貨商,同時在當年2月還成為了特斯拉中國的獨家電池供貨商,以至于在當月LG化學供應國產Model 3的電池裝機量達到了201.92MWh,而在前一個月這一裝機量僅為54.39MWh,裝機量環比增長了271.2%。 

眾所周知,隨著特斯拉國產Model 3的上市量產后,一度成為了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中的爆款車型。據乘聯會數據顯示,2020年2月特斯拉國產Model 3的銷量為3900輛,就已排在了國內新能源車型銷量的榜首位置。

而到了次月這一車型的銷量就達到了10160輛,環比2月增長了160.51%,這之后除了2020年4月之外,國產Model 3的銷量均在萬輛以上。隨著國產Model 3銷量的快速增長下,“傍上”特斯拉的LG化學在電池裝機量自然也得到極大的助力。 

除了特斯拉之外,還有其他“幫手”為LG化學超越寧德時代助力。

2020年上半年,除了中國市場之外,歐洲新能源汽車市場成為彼時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的最大市場,銷量達到了40.1萬輛,相比之下國內同期銷量還不到40萬輛。 

而2020年上半年的歐洲新能源市場中,銷量表現最好的車型是雷諾Zoe、大眾e-Golf和奧迪e-tron等車型,銷量分別為36506輛、17639輛和13538輛。需要注意的是,這些車型有一個共同點——都搭載了LG化學的電池包。 

這就意味著,這些車型在歐洲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火爆,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LG化學電池裝機量的增長,以至于增大了其在全球動力電池市場中的份額。

正因如此,對于LG化學在2020上半年在裝機量上超越寧德時代,SNE Research曾表示其背后主要得益于國產特斯拉Model 3、雷諾Zoe EV和奧迪e-tron等車型的良好表現。 

但這些“幫手”,并不會一直簇擁在LG化學身邊。

就在LG化學超越寧德時代后,后者很快就與特斯拉“牽手”。2020年6月底,寧德時代發布聲明表示,其已與特斯拉簽訂協議,在當年7月開始為特斯拉中國工廠開始供應磷酸鐵鋰電池,協議有效期至2022年6月30日。 

寧德時代與特斯拉達成供貨協議聲明,截圖自公告 

這一消息被媒體報道后,一度在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中同樣引發了一陣轟動,因為這意味著為特斯拉中國供貨的電池廠商不僅只有LG化學,其最大的對手寧德時代也吃到了蛋糕。由此,隨著寧德時代開始為國產Model 3開始供貨后,很快反超了LG化學,重回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榜首。

屋漏偏逢連陰雨,從去年開始也有很多車企紛紛拋棄了LG化學。 

這其中首先是現代汽車。去年2月,據韓聯社報道稱寧德時代已拿到現代汽車訂單,將向其E-GMP平臺打造的兩款車型供應動力電池,而原本的供應商LG化學被拋棄。

這背后的原因,在業內看來或許源于現代汽車自燃事件。 現代汽車自2018年開始向全球市場推出了純電車型KONA,作為其布局新能源市場的主要利器。但這款車型推出后,截至2021年就已出現至少15次的自燃起火事件,而這一車型搭載的正是LG化學旗下的電池包。 

殊不知兩個月后,據汽車之家援引一位知情人透露,“當LG化學高管前往德國大眾總部,想對電池合作進行下一步的技術探討時,竟被大眾汽車拒絕。” 

拒絕合作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在2019年LG化學曾威脅過大眾要中斷電池的供應,就此兩者的矛盾就已出現。與現代汽車相似的是,就在大眾拒絕LG化學后,寧德時代取代LG化學成為了大眾汽車的電池供應商。 

除了被車企從各自電池供應商名單中剔除,LG化學目前還面對著車企紛紛下場自研電池的挑戰。

特斯拉率先起步,在2020年9月的“電池日”上發布了它的新電池計劃,并表示會在2023年左右量產;隨后,蔚來、廣汽埃安等車企也都在去年發布了各自的新電池計劃。連線出行曾在《特斯拉、蔚來、廣汽的1000公里續航電池,是真技術還是新噱頭?》一文對此進行過詳細描述。 

特斯拉無極耳新電池,圖源特斯拉官微 

就連老牌車企大眾也在去年3月的“Power Day”上發布了旗下的自研電池計劃,并表示會在明年推出標準電芯,為旗下的車型供應電池。 

從車企紛紛拋棄、到車企下場自研電池,這些曾經是“幫手”的車企們已逐漸遠離LG化學。在這樣的現狀下,LG化學想要再次超越寧德時代,就很難能得到這些“幫手”的助力,以至于LG化學只能將希望投向上市。 

3 子公司獨立上市,LG化學能威脅寧德時代?

自寧德時代在2020年下半年順利奪回“一哥”位置后,與LG化學已拉開一定的差距。 

據SNE Research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1-11月,寧德時代以79.8GWh的裝機量排在全球動力電池賽道的首位,而LG化學以51.5GWh的動力電池裝機量緊隨寧德時代身后。 

在全球動力電池市場占有率方面,寧德時代以31.8%同樣位居全球首位,而LG化學以20.5%位居第二。

寧德時代與LG化學的裝機量差距,在國內動力電池市場上表現得更為明顯。 

近日,動力電池創新聯盟公布了去年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情況,其中寧德時代以52%的裝機量占有率拿下了整個行業的半壁江山,排在它身后的分別是比亞迪、中航鋰電和國軒高科等國內動力電池廠商。 

對于LG化學而言,在去年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排名中僅以4%的份額排在全行業第5位,與排在首位的寧德時代市場份額差距甚至達到了12倍之多。這就意味著,無論從國內還是全球范圍來看,寧德時代的實力都優于LG化學。 

2021年國內動力電池裝機量份額占比,數據來源于動力電池創新聯盟,連線出行制圖 

但這并不意味著LG化學就失去了向寧德時代發起挑戰的機會。

如果從兩者的產能情況來看,截至2021年6月,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及儲能系統產能為65.45GWh,在建產能為92.5 GWh,合計157.95 GWh。另據LG新能源提交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9月底,其在歐洲擁有70GWh、中國62GWh、韓國18GWh、美國5GWh的電池產能,合計155GWh。

再從產能分布來看,寧德時代的產能生產布局基本都位于國內等地,比如福建、江蘇、青海和四川等省份中;相比之下,LG化學的產能生產能力卻分布于全球范圍中,比如在韓國、中國、美國及波蘭等國家都有布局。 

這就意味著,雖然寧德時代在裝機量方面遠遠超越LG化學,但在全球范圍內的產能方面,LG化學與寧德時代的差距并不大,甚至在產能分布上,前者比后者更有優勢一些。

或許正因如此,LG化學才有自信說出那句“有機會超過寧德時代”的口號。為了實現這一目標,LG化學將主攻的方向瞄向了寧德時代的“短板”——產能。 

按照LG新能源上市招股書顯示,通過上市所募得的資金,除了會將一部分資金用于研發新品及改進產品質量和工藝,剩余的資金都會用于擴大自身產能,這些擴增的產能均分布于波蘭、中國和美國等國家。

其中,對于波蘭電池工廠,LG化學已經投資了234.48億元,未來還會將其投資59.71億元;對于位于美國的密歇根電池工廠和Ultium Cells電池工廠,LG新能源已經分別投資了31.09億元和48.02億元,未來還將分別投資86.39億元和243.10億元。

海外市場之外,LG化學對于中國市場的投資同樣也在進行著。據招股書顯示,LG新能源已經向中國南京電池工廠和中國濱江(南京)電池工廠投資了161.23億元和85.01億元,之后還會分別投資73.83億元和25.31億元。

按照LG化學的計劃,預計到2025年,北美、歐洲和中國三大區域的產能分別至少達到160GWh、100GWh和60GWh,總產能將達到342GWh。 

除了積極擴增產能之外,LG化學也在動力電池上游原料上進行布局。

2020年,LG化學與威華股份達成合作協議,對于細磨氫氧化鋰原料進行了采購;同年,LG化學也與智利的SQM達成長期合作協議,后者將在2021年-2029年向前者供應碳酸鋰原料。

同時,為了保證鎳的供應,LG化學還計劃將在印尼將投資98億美元建立工廠,蓋鎳礦開采、提煉以及電池生產等上下游產業鏈。 

以上一系列動作,都被業內視為LG化學向寧德時代的進攻,但在業內看來,LG化學及LG新能源想要在未來超越寧德時代并不容易。

“首先從兩者的市值來看,寧德時代已超過2000多億美元,并且正處于穩定中,而對于LG新能源而言,雖然上市后市值接近千億美元規模,但由于韓國交易所有限的流通量,其股價和市值之后或許有可能會有較大的波動。” 常年關注新能源領域的投資人劉暢對連線出行表示。 

劉暢同時表示,雖然LG新能源在產能方面的布局,尤其是全球范圍的布局比寧德時代較為豐富,但寧德時代近兩年也在加緊布局海外市場,正在進一步豐富自己的產能線,同時也在布局鈉電池等新的產品線。 

去年9月,寧德時代進行了新一輪定增計劃,按照計劃會募資582億元,這筆錢將用于7個項目共計137GWh動力鋰電池及30GWh儲能電柜建設和擴增。寧德時代預計2022年至2023年新增規劃產能240GWh,到2025年總產能將接近600GWh左右,遠超LG化學的同期計劃產能。

圖源寧德時代官方公眾號 

此外,寧德時代也在積極進行海外布局。去年11月,寧德時代與阿根廷知名的鋰礦公司YPF開始就鋰資源戰略合作伙伴進行洽談,YPF總裁Pablo González曾表示“希望與寧德時代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 

次月,據亞洲日報報道,寧德時代將計劃投資20億歐元在波蘭建設首家海外工廠,對此已考察了波蘭西部亞沃爾(Jawor)等城鎮。對此消息,寧德時代表示不予置評,但業界認為這一消息的可信度很大。 

現在來看,LG化學LG化學短期內想要超越寧德時代的目標很難實現。但可以肯定的是,隨著動力電池企業紛紛擴產和更多車企下場自研電池,LG化學在未來動力電池戰場上遇到的競爭也將更加激烈。

因此,對于LG化學而言,或許也只有讓LG新能源上市,才能在未來讓自身贏得更多的優勢。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劉暢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