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首日暴漲200%,今年第一個風口來了
2022-01-26 15:14 預制菜

2上市首日暴漲200%,今年第一個風口來了

來源:投資界(ID:pedaily2012) 作者:周佳麗 楊文靜

本周,一家不起眼的公司締造了暴漲神話——1月18日,益客食品正式登陸創業板,首日開盤暴漲222.81%,市值一度超過160億元。大漲背后,正是源自預制菜的概念。

成立于2004年,益客食品原本以雞鴨屠宰起家,創始人田立余早年曾在山東六和集團(現為新希望六和)擔任肉食事業部副總,后來離職創業。歷經十余年,公司業務延伸到禽類屠宰及加工和熟食,剛好踩在了預制菜的風口上,才有了上市首日那驚人的一幕。

益客食品只是預制菜火爆的一縷縮影。最近幾個交易日,國聯水產、福成股份、得利斯、獐子島、味知香、千味央廚等A股預制菜概念股掀起了一波漲停潮。此前國聯水產曾表示預制菜長期有望實現3萬億元以上規模,而在深交所的問詢之下,對方回應令人哭笑不得:上述預制菜相關數據來源于5份券商研究報告。

而這波熱潮也席卷一級市場,VC們大舉趕來。如果說過去兩年,預制菜賽道只是零星出現一些融資事件,那么如今,這里徹底火了。

又一個預制菜概念IPO

開盤暴漲200%,市值一度160億

預制菜概念捧出一個百億市值,這便是益客食品的故事。

時間回到2004年,田立余離開任職多年的新希望六和肉食事業部,在江蘇宿遷開啟了創業之路。彼時,宿遷還是國家級扶貧改革試驗區,農產品和養殖業發展正盛。憑借多年肉禽食品經驗,田立余從家禽養殖入手,成立了益客食品。

起初,這家公司以雞鴨屠宰為主要業務,后來延展出包括禽類屠宰及加工、飼料生產及銷售、商品代禽苗孵化及銷售,以及熟食及調理品四大板塊。

這并不是一門“性感”的生意。2021年,益客食品拿到了和君資本2000萬元的A輪融資。緊接著,公司在2017年和2019年完成B輪和C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國投創益、中信證券、金石投資、和君資本等。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三季度,益客食品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99.05億元、155.54億元、143.92億元和118.22億元。營收逐年攀升,年入百億對于益客來說已經不是問題。

相比動輒百億的營收,益客食品的利潤少得可憐。根據招股書,公司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益客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59億元、3.76億元、1.44億元和4749.04萬元,凈利率僅為1.94%、2.58%、1.05%,以及0.48%。利潤稀薄與核心業務不無關系,在雞鴨屠宰領域,公司的市場份額僅次于新希望,但屠宰行業并無太多盈利空間,這也成了益客的一大弊病。

但是,這樣的一家公司確憑著預制菜概念火了。數據顯示,益客食品的調熟制品銷量正在逐年增加,2020年調熟制品銷量達3.65萬噸,營收也增超6億元。

然而官網顯示,益客僅有三個產品是預制菜及火鍋食材,分別為無骨鴨掌、秘制鴨肚和無骨雞爪。正是這三個產品,讓益客一搖變身預制菜概念股。

乘著預制菜之風,益客食品上市首日令人咋舌——開盤暴漲222.81%至36.8元/股,公司市值一度超過165億元。當日收盤,益客食品漲幅飆升至212.46%,總市值約160億元。然而數天過后,益客食品大跌,最新市值約為110億。

2022第一個風口:動輒百億市值,VC已經趕來

當然,益客食品并不是第一個火起來的預制菜概念股。

不久前,A股預制菜概念股掀起了一波漲停潮。數據顯示,1月12日以來,A股交易市場包括國聯水產、福成股份、得利斯、海欣食品等多只個股上演了連板行情。其中,國內最大的水產上市公司——國聯水產,早在兩年前就已經積極布局預制菜產品,這一次收獲連續3天20%幅度的漲停,股價從5.18元一路拉升至過9元,市值大漲超40億元。

有趣的是,國聯水產因此還收到了來自深交所的《關注函》?!蛾P注函》提到,國聯水產董事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目前我國預制菜市場存量空間約為3000億元,按每年20%的復合增長率估算,未來6-7年我國預制菜市場可以成長至萬億元規模,長期有望實現3萬億元以上規模。

對此,深交所要求國聯水產說明上述市場數據的資料來源。魔幻的一幕發生了——國聯水產在回復表示,董事會向董事長核實,上述預制菜相關數據來源于5份券商研究報告。

預制菜火了,就連海產養殖第一股“獐子島”也來湊熱鬧。幾天前,獐子島開盤即漲停。消息面上,獐子島在互動平臺表示,公司的預制菜產品已經陸續上市了蒜蓉粉絲貝、裹粉魚排、鮮+扇貝、黑椒三文魚、龍筋佛跳墻等系列產品。

適逢湯加火山爆發事件,關于獐子島的段子開始在互聯網廣為流傳,有網友調侃:“火山直接把扇貝烤熟了,游過來的全是預制菜。”

不過這份狂熱踴躍至本周三后開始降溫。最新盤面顯示,A股預制菜板塊跌幅達3.73%,僅剩2家企業保持上漲表現。

值得一提的是,預制菜賽道已經跑出了多個IPO。2021年4月,老牌預制菜品牌——味知香成功在A股掛牌上市,締造了“預制菜第一股”。一上市,味知香便出現10個漲停板,最高市值一度達到140億元。同年9月,“速凍供應鏈第一股”千味央廚在深交所IPO上市,一周內連拉7個漲停板。11月,水產品預制菜企業“鮮美來”也遞交了招股書,謀求在A股上市。

預制菜的資本神話,VC/PE圈自然看在眼里,于是一筆筆融資誕生。今年1月18日,由餓了么有菜業務負責人浦文明創辦的新中式預制菜品牌——珍味小梅園宣布完成B+輪融資,由百度風投領投,鼎翔資本和零一創投跟投。這是珍味小梅園一年時間里完成的第三輪融資,身后還聚集著創新工場、星陀資本等投資機構。

同樣在今年1月,陸正耀正在孵化預制菜項目的消息甚囂塵上。幾天后,起家于河北的中餐預制菜連鎖門店品牌“銀食”宣布完成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由險峰長青獨家投資。不同于其他玩家,銀食走向了下沉縣鄉市場,至今已開出40家門店,2022年預計開出600家門店。

其實早在2021年,這條賽道就已經暗潮涌動,甚至有項目剛剛成立三個月就拿下兩輪融資。經投資界不完全統計,2021年,我國預制菜行業累計發生10余起融資事件,包括了鍋圈食匯、王家渡、尋味獅、麥子媽、本味鮮物、叮叮袋、輕烹烹、三餐有料、望家歡等十余家公司,融資金額超20億元。

如我們所見,這里已經站滿了VC/PE,IDG資本、源碼資本、嘉御資本、天圖投資、不惑創投、茅臺建信、番茄資本、同創偉業、青山資本等投資機構浩浩蕩蕩。除此之外,小紅書、元氣森林等互聯網巨頭企業也罕見出手。

傳統餐飲品牌自然不肯錯過這個風口,西貝莜面村、海底撈、小龍坎、九毛九、眉州東坡、云海肴乃至肯德基等都相繼入局。西貝掌門人賈國龍對這門生意信心十足,集全公司資源撲在了這條賽道,甚至直接推出了全預制菜品牌——賈國龍功夫菜,目標十年達到1000億規模。

還有距離社區消費者最近的盒馬、叮咚買菜、每日優鮮等一眾生鮮零售玩家,現在預制菜賽道已經肉眼可見地變得擁擠了起來。

解救不會做飯的年輕人,你們會吃預制菜嗎

預制菜的春天已經到來了?

其實預制菜的概念并不復雜。從產品品類來看,預制菜大致可分為四大類產品:即食食品、即熱食品、即烹食品、即配食品。當前大家所討論的預制菜,多集中在即烹食品、即配食品這兩大類別之中。消費者購買后,只需在家通過簡單的加熱、蒸煮等方式,就可以直接食用。

疫情之下,這里蘊藏著一個龐大的市場。數據顯示,我國預制菜市場存量目前約為3000億元,到2025年預制菜市場規模將達上萬億元,未來市場規模有望突破3萬億元。

“預制菜也不是忽然火的,一直都保持比較快速的發展。”早在2019年就開始調研預制菜的番茄資本創始人卿永告訴投資界,過去那些星級酒店提供的早餐、自助餐、宴會餐很大比例都是預制菜,包括現在的鄉村宴席,基本都是使用的預制菜。

他判斷,“未來十年無論是家庭、餐飲連鎖全面預制化是不可逆的大趨勢,中國的預制菜的發展正處在品質、效率更優的臨界點,接下來會迎來高速發展期。”

10分鐘打造一桌“滿漢全席”,更多投資人將預制菜的終點指向了沒有時間和不會做飯的年輕人。一位投資人分析,預制菜正在從B端延伸到C端,現在年輕人工作節奏加快、做飯能力與意愿都在降低,預制菜的存在恰恰為這類人群提供了在家吃飯的解決方案。

同時,疫情的不確定性所帶來的“就地過年”政策,也催生了年輕人對于預制菜的需求。“當你想要用更短的時間、更便宜的價錢做上一桌可口的飯菜,預制菜似乎是更好的選擇。”

但也有一批投資人還在觀望著。“這沒有什么不同。”北京一家PE基金的消費投資人告訴投資界,從企業端出發,這是一門有市場需求的生意;但投資上,更應去關注在渠道沒有發生大的變化情況下,如何去避免同質化、性價比等迸發出來的商業問題。

滬上一位??床惋嫷奶焓雇顿Y人則向投資界直言:“我不看預制菜,因為嘗試了一圈,并不好吃。”他認為,預制菜是新產物,短期內會帶來餐飲行業的巨大變革,但不會長久。未來餐飲仍是傳統餐飲模式為主,畢竟預制菜屬于一種加工品,從口感、營養方面不能和現炒媲美。“餐飲最終還是要回歸初心”。

不夠好吃且不夠新鮮,是勸退C端消費者的重要因素。賈國龍也曾直接指出了預制菜所面臨的挑戰:“唯一的問題是,人們不認為工廠炒出來的是比現場炒出來的好。”加上中國菜系多元,菜品與口味不可避免地有著地域的局限,預制菜至今還未走出一個爆款品牌。

其實不少90后年輕人也認為,自己更享受與家人去超市選購食材,在廚房一起洗菜做飯的生活氣和溫馨感。正如網友調侃:“預制菜不就是在吃高價盒飯嗎?”、“如果我到你家做客,你給我吃預制菜的話,那我請你下館子吃好了。”

人間煙火氣,最能撫人心。今年春節,你家的年夜飯餐桌上會出現預制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