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輪融資擠進10多家投資方,這100多家公司在去年被搶瘋了
2022-01-26 15:01 資本 融資

2一輪融資擠進10多家投資方,這100多家公司在去年被搶瘋了

來源:IT桔子(ID:itjuzi521) 作者:吳梅梅

在風險投資中,多家機構抱團合作完成一輪融資越來越常見。那么一筆融資背后通常有多少家資方?IT 桔子盤了最近 10 年中國投融資交易的數據,發現單筆交易中投資方的數量平均值是 1.7,在 2021 年里,這個數值是 2.5。

然而,不可忽略的事實是,近幾年中「同一輪次中出現 10 家以上機構方」這種較為極端的情形出現的明顯增多。在 2021 年,單筆融資事件獲得 10 家以上機構注資的事件有 110 起,達到歷史最高點。

據 IT 桔子數據顯示,在國內私募股權投資領域,單筆融資事件獲得 10 家以上資方注資的情況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2014 年以前這種現象僅是個例,當時僅有海潤新媒體、中投視訊、長城證券幾家出現資方聚集。2015 年后,單筆獲得眾多資方支持的事件開始悄然增長,達到 11 起,2016 年該數據翻倍達到 20 起。2018 年則跳躍式增長到了 51 起,2020 年則達到 75 起,到 2021 年,獲得 10 家以上資方投資的事件有 110 起,是 2012 年的 100 多倍。

其中,能夠一筆集齊 20 家以上資方的事件更是鳳毛麟角。近 10 年來總共有 8 家企業獲得此「殊榮」:微影時代在 2015 年獲得 15 億人民幣 C 輪融資,背后披露的資方有 20 家,包括鳳凰資本、騰訊、GGV 紀源資本等等;周鴻祎創辦的奇飛翔藝在 2016 年獲得數億元 B 輪融資,資方數量 23 家;螞蟻集團在 2018 年獲得 103 億美金 C 輪融資,資方 37 家,這也是一級市場投資史上單筆資方數量最多的一家;比亞迪半導體在 2020 年獲得 8 億元 A+輪融資,資方有 20 家。在 2021 年,積塔半導體、艾博生物、德爾科技、愛科百發 arkbio 獲得的最新融資中的資方數量也均達到了 20 家以上。

上述 8 起事件中被投企業融資金額巨大,通常在 10 億元以上,需要眾多資方的鼎力支持。此外從發生時間來看,有一半的概率發生在 2021 年。由此可見,2021 年優質項目減少、機構們搶項目更猛烈了,資方們的競爭非常激烈了。這從也側面反映出資方們的投資認知趨同,都集中地去搶一些獲得大家共同認知的「好項目」無疑了。

這 53 家公司在 2021 年個頂個被資方搶投

那么,2021 年被投資人爭搶的最強香餑餑們到底是誰?我們梳理出了 2021 年那些單筆融資金額在 5 億元以上、單輪投資方超過 10 家的 54 起投資交易,并對這些事件從所處行業、投資輪次、資方各維度做了一些簡要分析。

從行業分布來看,上述由 10 家以上資方加注,且單筆融資額超過 5 億元的 54 筆投資事件中,醫療健康領域有 23 起,占比為 42.6%;半導體及芯片領域有 12 起,占比為 22%。其余領域則有零散的數筆融資,包括電商、消費品、網約車、自動駕駛等。

這也充分說明,被眾多機構搶著投的項目一定是獲得了大多數機構的共識,而這些共識的一大特點就是符合國家政策發展方向,比如醫藥、新基建這樣的項目,投資的確定性相對其他項目高出不少。

就上述投資事件的輪次而言,資方們急于進入的是哪個階段呢。IT 桔子數據統計顯示,Pre-A 輪、A 輪分別有 1 起、6 起,B 輪、B+輪分別有 15 起、1 起,C 輪、C+輪分別有 15 起、2 起,D 輪有 6 起,E 輪、F 輪、Pre-IPO 各有 1 起,戰略投資有 5 起。

可以看出,資方首要的希望是搶投 B、C 輪,這個階段的新經濟企業正處于成長期,既不像早期投資那樣冒較大的風險,又可以享受后期爆發增長的紅利,且估值相對合理。其次,資方希望進入的是 A 輪、D 輪——要么提前一步布局,要么就再稍晚一點;在「戰略合作」輪次中,難以看出企業所處成長階段,對于資方來說,通過資本入股加上雙方可能的業務合作而與企業進行綁定也是一種搶項目的方式;資方聚集現象出現最少的是「E 輪及之后」了,到這時公司普遍估值很高,可享受到的估值增長空間少,且已經進入大型 PE 們樂于出手的階段,爭搶進入的必要性就一般了。

從融資的幣種來看,人民幣融資和美元融資各有 27 筆交易,各占一半。其中,多數半導體公司選擇的都是人民幣融資,一方面,在新基建、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這些核心技術類企業更有機會獲得國家隊背景資金支持,國家隊出資主流是人民幣;另外這些企業更大概率(只能)在境內交易所上市,人民幣融資看上去更理所當然。而有 16 家生物醫藥企業選擇的是美元融資,他們更有可能去港交所或美股等境外資本市場上市。該領域這一特點與其背后的資方結構也有關聯——

從資方的結構來看,有外資風投機構(指那些沒有在國內設立公司/辦公室的純外資機構)參與的事件為 18 起,占比為 1/3,這其中,發生在醫療健康領域就有 11 起。其他有外資參投的企業包括社區團購十薈團、生鮮電商叮咚買菜、自動駕駛技術公司嬴徹科技、區塊鏈公司 Amber Group,還有家庭健身智能硬件品牌商 Fiture 沸徹科技、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地平線等。這類企業發展模式較新穎,更容易受到外國資本的認可和支持。

反之,沒有外資機構參與的事件主要對應的是一些半導體公司,以及接受人民幣融資的生物、AI 公司等。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有部分企業 CVC 也在爭搶項目的資方行列。比如小馬智行參與投資摩爾線程;寧德時代投資嬴徹科技;長安汽車、東風汽車、一汽等聯合參與投資了 T3 出行等。

還有一些個人投資者值得關注,比如鄭志剛與其他 11 家機構共同參投岸邁生物 1.2 億美元 C 輪融資。鄭志剛是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執行副主席兼總經理、第三代掌門人,也是周大福執行董事及 K11 集團創始人,這背后的實力正是他與其他機構資方能夠一同出現的底氣。

最后,從這些項目的創始人背景來看,發現各位背景差異比較大。有的創業者是復員軍人,如叮咚買菜創始人梁昌霖;有的是名校畢業,比如十薈團聯合創始人陳郢,畢業于哈佛商學院;還有的名校、高學歷、知名企業「三位一體」,比如摩爾線程創始人張建中,創業前是英偉達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本科畢業于南京理工大學計算機系,并在冶金部自動化研究院深造獲得工業自動化碩士學位。

被 10 多家資方密集投資,說明這些創業團隊必有過人之處。他們的過人之處在哪呢?

總的來說,像人工智能、芯片、生物醫藥領域的企業,他們可能在知識儲備、學術能力上超群,或者擁有深厚的行業經驗。而消費、電商領域的項目,要么是熱門模式、風口(社區團購),要么具有優秀的供應鏈和行業資源儲備(簡愛酸奶創始人曾在蒙牛工作十幾年),也或者有成功的創業經歷(梁昌霖此前的創業項目被好好未來集團收購),都是其過人之處。

另一方面,這也恰巧反映了資方分散風險的訴求。創業的風險總是不可忽視的,而一家新經濟企業到了 B 輪后的估值通常較高,那么一家 VC 機構大概率也不會冒很大的風險下重注,這時更多的資方進來也意味著風險被分散了,機構的安全感也增強了。

FA 也「花式內卷」,券商開始與新經濟投行搶地盤

不僅投資機構們很「卷」,我們還發現連背后的融資顧問(FA)也越來越「卷」了。因為,除了一家 FA 輔導一家企業融資這種常規的操作外,2 家 FA 甚至 3 家 FA 共同輔導一家企業融資的案例越來越多了。

當然,從整體來看,一家 FA 機構主導一筆融資交易仍是大概率的事件。根據 IT 桔子統計,在 2021 年所有公開披露 FA 的事件中,由一家 FA 作為獨家財務融資顧問的事件占比為 96.9%,比去年下降了一個百分點。

不過,從細微處入手,我們發現由兩家 FA 共同輔導的案例有明顯增加的趨勢。這在 2017 年以前僅是個案,甚至在 2020 年以前都是 10 起以下。2021 年,這種事件攀升到了 35 起,同比增長 250%;其中,發生在醫療健康領域就有 12 起,智能硬件領域有 6 起,企業服務領域有 5 起。

我們關注到,由 3 家 FA 機構共同輔導的個案也是「從 0 到 1」歷史性地出現:容聯云通訊在 2020 年 11 月獲得了其最大的一筆私募股權融資——F 輪 1.25 億美元,其背后有三家財務顧問:花旗環球金融亞洲有限公司、招商證券(香港)、騰達資本。而 3 個月后,容聯在紐交所上市。據此分析,上輪融資是券商們的輔導從準二級市場要更提前了,和那些新經濟投行們開始搶地盤。

事實上,以中金資本、中金公司為代表的券商的確開始在新經濟投資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他們左手投資,右手 FA,甚至自家與自家做起了交易,比如超級猩猩 Supermonkey 在 2021 年 5 月獲得的 E 輪數億元融資,投資方是中金資本(中金公司全資私募投資管理子公司),而財務顧問是中金公司。

在 2021 年已公開 FA 的交易中,單筆融資有三家 FA 機構的事件有 3 起,包括叮當快藥獲得 2.2 億美元 C 輪融資,財務顧問是華興資本、中金公司、招銀國際,這起交易背后的資方超過 7 家;森億智能獲得 5 億元 E 輪融資,財務顧問是穆棉資本、深藍資本、元啟資本,交易背后的資方超過 5 家;斯微生物獲得 6 億美元 B 輪融資,財務顧問是易凱資本、多維資本、雅法資本,其背后的資方數量更是達到了 13 家。非常巧合的一點的是,以上 3 筆事件全部發生在醫療健康領域。

市場形勢變了的時候,或許,同行之間的合作比競爭更加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