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是魅族的好歸宿嗎?
2022-01-26 11:50 吉利 魅族

2吉利是魅族的好歸宿嗎?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作者:韓瀅 編輯:李信

當“小而美”碰上“大而全”,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曾經智能手機市場上占得一席的魅族,這次獲得市場關注卻是因為一則被收購的傳聞。

近期,據36氪報道,吉利集團旗下手機公司正與手機廠商“魅族”接觸洽談收購事宜。“交易還在進行中,正在做DD(盡職調查)。”多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對36氪表示。

實際上,關于收購的消息傳出并不令人意外。去年,吉利宣布進軍手機市場,并投入100億元。一方面是吉利想要開辟手機市場的急切愿望,一方面是魅族想要尋找自救的機會。

針對此消息,36氪向吉利旗下星紀時代公司和魅族求證,截止發稿,星紀時代尚未回復;魅族官方對36氪回復稱:“感謝對魅族的關心”。

回顧魅族過去18年的成長經歷,魅族手機幾經波折。既在手機藍海市場的競爭中收獲過高光時刻,也在競爭進入白熱化階段時掉隊。擺在魅族面前的問題是,魅族在手機市場上的聲量越來越小,讓企業活下去是首先要考慮的。

而反觀吉利,當一眾手機廠商轉身做汽車時,這位汽車圈“老大哥”逆勢而行也是必經之路。當新能源汽車、智能駕駛逐漸成為汽車圈的關鍵詞后,吉利也需要完整的智能手機團隊來加快智能化的步伐,實現彎道超車。

關于這場收購尚無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從神壇跌落的魅族在風云變幻的手機市場逐漸被邊緣化,尋找靠山是魅族不得不做的選擇。那么,吉利是魅族的好歸宿嗎?

01“小而美”的魅族之困

作為國內最早布局智能手機的品牌,魅族是國內手機市場繞不開的話題。

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隨著國內手機市場廝殺進入白熱化階段,魅族早已淪為了手機市場上的“Others”。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annalys發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報告,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前五大手機廠商一起拿下了71%的市場份額,而魅族等“Others”廠商們能分到的只有29%的市場份額。

魅族手機,圖源魅族科技官方微博

魅族官方數據表示,魅族手機的銷量2016年為2200萬,2017年為2000萬。而到了2018年,魅族手機銷量更是斷崖式下跌。根據賽諾發布的2018年中國市場手機銷量排行,魅族當年銷量為948萬臺,同比下降46%。到了2020年,根據CINNO Research公布的國內手機銷量監測數據,魅族單季度的銷量已經下降至20-40萬臺之間。

連年下滑的手機銷量,讓魅族所占的手機份額所剩無幾。據賽諾數據顯示,2020年魅族的市場份額僅僅只有0.5%,第三季度甚至下滑至0.3%。到了2020年年底,據BCI公布的數據,2020年12月28日至2021年1月31日,魅族的市場份額僅剩0.1%。

多項數據都在證明,這幾年魅族已經在手機市場中掉隊,面臨的難題不容小覷。

去年年底魅族官方社區在公告稱,Flyme的手機云備份即將停運。要知道,Flyme系統曾是魅族“小而美”的標志,尤其是Flyme系統還吸引了一眾“煤油”(魅族手機粉絲別稱)。彼時,羅永浩做錘子手機就把魅族的Flyme系統當作對手,可見魅族的曾經的品牌認可度之高。

但如今,與其他同期主流手機品牌相比,魅族已明顯沒落。

Flyme9系統,圖源魅族科技微信公眾號

2017-2019年,被業界看做是魅族失去的三年,這三年手機市場步入紅海競爭,魅族走過不少的彎路,無論是供應鏈還是資金上,魅族的話語權都越來越小。

從供應鏈上看,芯片是智能手機的核心競爭力,但魅族卻一直受制于芯片之困。先是魅族與高通產生專利糾紛,后有三星旗下的“獵戶座”芯片不支持全網通,魅族不得不選擇聯發科作為芯片供應商。但在當年,聯發科處理器素有“一核有難,九核圍觀”之名,不管性能還是功耗表現都不盡如人意。

也是因為在芯片上的被動,導致了魅族產品線的混亂和產品配置的“拉胯”。最典型的便是魅族7Pro的“慘劇”。彼時,魅族7pro屏閃、發熱、卡頓、續航差等一系列品控問題相繼發生,這也成為魅族掉隊的一大標志性事件。

隨之而來的連鎖反應,讓魅族一步錯、步步錯??诒膊粡蛷那?、產品的表現不佳、戰略上的搖擺不定,更是讓魅族漸漸在資本市場“失寵”。從天眼查看到,魅族最后一輪融資還停留在了2019年,顯然魅族已經失去了資本的寵愛。

魅族融資情況,圖源天眼查

不過,需要明白的是,魅族雖然被邊緣化了,但背后仍有一支專業的手機團隊,并且有著做高端手機的基因。

小米創始人雷軍便曾是魅族的粉絲。彼時,雷軍在多個聚餐場合從口袋中掏出一部魅族M8向旁人講解這部智能手機的好處。那時也是魅族最受矚目的年代。魅族創始人黃章魅甚至豪言:“不做中國的蘋果,要做世界的魅族。”

從神壇跌落到現在的0.1%的市場份額,有人把它歸結為魅族成名后的膨脹,有人認為這是魅族的戰略失誤。但無論是哪種論調,魅族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已經是事實。

眼下,魅族目前的生存空間被頭部品牌嚴重擠壓,供應鏈和資金都沒有話語權,想要憑借自身的力量重新回到原來的市場位置難度不小,尋求一個資金充沛、供應鏈強大的后盾不失為一種正確的選擇。

02“大而全”的吉利能幫魅族幾何?

當魅族逐漸邊緣化時,吉利這顆手機界的新星卻在躍躍欲試。

很多手機圈玩家入局汽車圈,而吉利這個在汽車圈摸爬滾打幾十年的“老兵”逆勢入局手機圈。

去年9月,吉利集團成立湖北星紀時代科技有限公司,并與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正式宣布進軍手機領域。該項目總部落戶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定位高端智能手機市場,并面向全球手機市場。

彼時,吉利宣布投資100億元進軍手機市場。很多人不理解吉利闖入這片紅海市場究竟意欲何為,但事實上,如果結合科技圈“萬物互聯”的概念來看,吉利跨界造手機便不難理解。

圖源吉利控股集團官方微博

“未來跨界打造用戶生態鏈,依法構建企業護城河已成大趨勢,手機可以鏈接車聯網、衛星互聯網,打造豐富的消費場景,做強生態圈,為用戶提供更便捷、更智能化、萬物互聯的多屏互動生活體驗。”吉利創始人李書福談及造手機的原因時表示。

當未來的智能終端不再是一座座孤島時,將智能終端的所有生態掌握在自己手中,形成智能生態閉環,是手機廠商和汽車廠商的共識。正因如此,才有了小米、華為入局造車;吉利跨界造手機。而手機,恰恰是汽車與萬物互聯的鑰匙。

放眼整個手機市場,跨界造手機并不乏先例。樂視賈躍亭、格力董明珠都曾高調嘗試。更早之前,360創始人周鴻祎也開始向手機領域進軍,其先后與華為、海爾達成合作且投資入股酷派后,推出了多種款式的手機產品。

但最終的結果是,市場上已經很難見到這些手機的身影,手機市場份額仍由專業的手機廠商牢牢把握住。

那么在寡頭林立、競爭激烈的手機領域,吉利又要如何起家,并且能幫助魅族多少呢?

手機和汽車的一個共同點是,對于芯片“求賢若渴”。2016年,李書福創立了億咖通科技。具體而言,億咖通科技是一家汽車智能化科技公司,研發團隊超過千人。去年9月,吉利汽車發布公告稱,與億咖通科技正式簽署戰略投資協議,向其注資5000萬美元,相當于億咖通科技總股份的1.51%。

值得一提的是,億咖通科技的CEO沈子瑜正是星紀時代的法定代表人,李書福均為大股東。

從這點上看,吉利已經在芯片方面布局多年。盡管汽車芯片與手機芯片有所不同,但億咖通科技在汽車芯片上設計、開發的經驗,專利的積累,對于未來吉利在手機領域的進軍將有所幫助。

更關鍵的是,但凡是涉及成千上萬個零件的行業,供應鏈和資金便是首要考慮的因素。像汽車制造一樣,手機廠商對于資金、供應鏈的要求也很高。值得慶幸的是,相比于汽車,手機設計、代加工業很成熟,加之汽車電子和手機行業人脈有所重合,在汽車界有幾十年經驗的李書福攢局入場有一定優勢。

正如上文提到,芯片、供應鏈、資金等情況恰恰是魅族一直以來的“硬傷”,也是手機廠商的命脈。如果此次“牽手”成功,吉利在這些領域的優勢或許可以給魅族帶來一線生機。

同時,在手機人才引進方面,吉利動作也一直不斷。這其中,星紀時代CEO王勇曾任中興通訊副總裁,而星紀時代監事張亞東則曾擔任中興通訊小靈通手機產品線總經理、手機研發副總。小米前首席MIUI架構師汪文俊也在吉利宣布造手機的同一時間加入吉利。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有了芯片、資源、人才的支撐,吉利跨界造手機也并非坦途。

如今,席卷全球科技行業的“缺芯潮”仍未退去,而能夠拿到穩定芯片供應的只有巨頭廠商,小廠幾乎沒有話語權。而無論是汽車、手機對于芯片的需求量都很大,如何保證持續穩定的芯片供應是吉利需要考慮的。此外,尋求手機的零部件供應,對于剛剛入局的吉利來說,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從整個手機市場大環境來看,手機行業在經歷了拓荒期、增長期后,已經到了存量時期。Counterpoint數據顯示,2021年二季度,中國智能手機銷量環比下滑了13%,同比下滑了6%至7500萬部。這也意味著,行業進入成熟期后競爭格局已經穩定,競爭也只屬于頭部玩家,大多數的選手都處于邊緣化的位置。

不同于汽車,手機屬于快消品。換句話說,手機更新換代速度很快。長期深耕汽車的吉利,如何轉變身份,適應手機市場的打法和生存法則,也需要一段時間。

還需要明白的是,吉利看中的高端手機市場又被看作是手機行業的“珠穆朗瑪峰”,即便是小米、OV這些專業手機廠商沖擊高端市場都談不上成功,更不用說吉利這個手機界的“小學生”了。

目前來看,在品牌效應占據絕大話語權的手機市場,留給吉利這種新玩家的空間已經不多,吉利能給魅族帶來的希望也比較有限。

03吉利與魅族牽手,意在報團取暖?

這場收購的消息傳出,并不讓人意外。

一面是在手機市場幾乎沒有聲量的魅族,另一面是高舉猛打進入手機市場的吉利。這兩個在此前看似沒有交集的企業,這一次因為手機站到了一起。

雖然雙方尚未對此事做出官方回應,外界更關心的則是如果吉利成功收購魅族,兩者是否成為了彼此互補的對象。畢竟,在生意戰場上,雙方各取所需,互利共贏,是主要的目的。

對于魅族而言,嘗試過多種路徑自救后,都沒什么起色。盡管阿里曾向魅族注資,但這場合作也在2017年不歡而散。阿里在魅族董事會上提出要撤資,而魅族的系統則在一次升級中,全部將YunOS更換成了Android。在那之后,魅族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后盾”,這也讓魅族失去了資源和資金的優勢。

如今,輾轉之后的魅族選擇背靠吉利這顆大樹,引入吉利的資源和資金,不失為明智之舉。畢竟想要逆風翻盤,資源和資金都是手機廠商們需要的。

除此之外,管理團隊決定了一個企業發展的方向。此前,魅族經歷了高管離職、裁員、內訌等管理內耗問題,也讓魅族無暇顧及產品的發展。而讓有著幾十年經營經驗的吉利接盤,或能幫助解決魅族內部的管理問題。

眼下,魅族走在了“賣與不賣”的十字路口,吉利也走在了“怎么做”的分岔路上。

諸如小米、華為這類手機廠商下場造車,難度不小一樣,吉利跨界造手機也面臨著和新手一樣的困難。

毋庸置疑,作為一個跨界造手機的玩家,吉利最缺乏的便是造手機的經驗。通常來講,類比跨界造車,產品想要問世,一般有兩條路可走。一種是尋找ODM(原始設計制造商)代工,另一種則是直接買下行業里原有的團隊及品牌。

對比來看,兩種模式各有千秋。前者是最省力,最省錢的辦法,只需要吉利把設計理念輸出給ODM廠商;后者收購的方式則更為直接,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有利于吉利手機長久的發展。

擺在吉利眼前的是,吉利選擇的是高端手機市場,這對產品的質量、性能以及團隊的要求本身就高,所以花錢買時間,盡快在手機市場占據市場一席之地是吉利的第一目標。從這個邏輯上看,吉利選擇收購魅族則是更為合適的選項。

反觀魅族,即便已經在手機市場掉隊,但作為國內手機廠商的先行者,依然有著不小的價值,尤其是對吉利這種新玩家而言。

暫且不說魅族還擁有一批“煤油”,品牌力尚有“余溫”,魅族Flyme 系統的設計基因更是手機玩家看重的。據財經天下周刊報道,一位接近吉利手機的人士表示:“吉利看中魅族的是Flyme OS設計開發團隊以及一些與人機交互通信相關的知識產權。”

顯而易見,收購魅族后,吉利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不僅可以推進造手機的時間表,還可以反哺其本身的汽車業務。根據汽車業務的需要布局智能生態系統,加快吉利新能源轉型的步伐。

總體來看,掉隊已久的魅族和初出茅廬的吉利,雙方合作或許能彌補各自的不足。這場交易的最終走向如何,答案還沒揭曉。但就目前來看,這似乎是吉利和魅族雙方的最優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