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內容創業者的孤獨與冒險
2021-08-30 10:00 內容運營 創業 95后

2青年內容創業者的孤獨與冒險

來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石燦  編輯:園長

張韜的眼睛上掛著一雙倒八字眉,即便戴著口罩,雙眼透出的光,仍讓人一眼覺得,“嘿,是個精神小伙”!他是湖北省一家內容公司的創始人。從2016年發展至今,公司主營業務從單一的視頻制作向媒體推廣、農村電商等領域不斷延伸,在武漢已經是一支小有名氣的內容創業團隊。 

從一個小鎮考出來的普通大學生,到擁有2家公司、獲得多個國家獎項、受多家媒體報道的“創業明星”,張韜只用了5年多的時間。這種順遂,某種程度上來源于他少時窮困的歷練,對自我和時勢的清晰判斷,和長期的堅持。 

但是當張韜講述完他勵志的創立經歷后,眼神里還是流露一絲落寞。 

“創業其實挺孤獨的,如果沒有人跟你并肩作戰的話,很難堅持下來。”張韜說,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他一直在尋找合伙人,“創業路上結伴而行很重要”。 

和張韜出身背景相似的雷鳴對此深有同感。 

從創業以來,他一直都在尋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可當他開出高價招聘合伙人并肩戰斗,遭遇的卻是無人問津,乃至高度的懷疑。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曾在河南、山東、山西、四川等多地做內容創業者訪談調研時發現,孤獨感是中小創業者們最普遍的一個共性,來源可能是他們所處環境帶來的信息偏差和認知壁壘,他們做的事,身邊人難以理解;也可能是他們公司時應對各種措手不及的問題,長期積累的情緒的自然流露。

行動派: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公司創業史往往伴隨著創始人的個人成長史。只有真正吃過苦的人,才知道甜的來之不易。 

張韜出生在一個貧困家庭,上大學期間,他經常到學校周邊發八個小時傳單掙外快,由于他傳單發得快,有其他公司的經理來挖他。那時,他一邊兼職發傳單,一邊上學,每個月可以掙3000多元錢。加上手里的獎學金,逐漸有了一定積蓄。 

從大二開始,張韜被學校選拔進專門培養企業家的創業班,他不再滿足于發傳單,開始嘗試著創業實踐。2016年11月,他靠發傳單和獎學金攢下的兩萬塊錢,注冊了“武漢當夏時光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出生于河南南陽一個小鎮的雷鳴,和張韜一樣,家境并不寬裕。他雖不似張韜一樣接受了系統的創業培訓,可擺脫貧困的渴望、與生俱來的商業天賦,驅動他早早走上創業之路。和張韜有相似的出身,也和張韜選擇了相似的創業領域——用內容創業,帶動公益助農扶貧。只不過,一個路子雜而野,短視頻、公眾號、直播葷腥不忌;一個目標明確,專注于短視頻。 

張韜曾有一段意義非凡的旅行經歷。某年夏天,張韜揣著800塊錢,跟著學校的志愿者小組,去到四川省很貧困的一個小鄉鎮助農扶貧。那里的風土人情那么好,山山水水那么美,卻鮮有人知且非常貧窮。 

那時已經進入學校攝影團的張韜便想,“我能不能用我手中的鏡頭,把這些美好的景色展示給大家看呢?” 

那次旅行回到學校后不久,校團委及志愿者支隊找到張韜,希望他們用VR技術拍攝大別山革命老區紅安的公益短視頻,紀念“黃麻起義”90周年。張韜是一個行動派,他迅速召集了一個6個人的工作組,在三天內完成任務,作品《鐵血紅安——中國第一將軍縣》上線后,很快拿到300萬播放量,一戰成名。 

張韜對公益短視頻抱有很深的情懷。他出生在大別山革命老區湖北黃岡一個貧困的家庭,家里是政府重點扶持的貧困戶、醫保戶。 

張韜記得,小時候媽媽和他說,因為家里很貧窮,喝不起奶粉,媽媽又沒有母乳,他一度嚴重營養不良。媽媽問隔壁鄰居要了兩袋過期不要的奶粉,泡水喂他喝,他臉色才好轉過來。

原生的成長環境,讓張韜更早明白飲水思源的道理。在創業過程中,他也把短視頻業務放在首要位置,扎根鄉村三年,足跡遍布湖北省17個地市州的60多個縣市區,視頻作品主要上線到“中國社會扶貧網”和“學習強國”等主流平臺。

在公益視頻的拍攝與實踐中,張韜團隊還摸索出電商助農路徑。2020年疫情期間,武漢民生物資短缺,各地農產品卻嚴重滯銷。張韜團隊得知秭歸的臍橙滯銷嚴重,便迅速與楚商聯合會和秭歸縣政府取得聯系,拿到紅頭文件和通行證,立即前往當地實地考察、選品然后推廣。短短一周時間內,通過張韜團隊的渠道迅速銷售出首批6.8萬斤臍橙,累積銷售超過20萬斤。

向外尋找解題方法

作為95后內容創業者,張韜和雷鳴都是互聯網原住民,他們觸網的時間也許比不上大城市長大的同輩,但對信息的敏感、互聯網媒介的熟悉度,卻和同輩如出一轍。向互聯網及各類外部平臺尋求機會和解題方法,也如本能。 

才20出頭、還在上大學的雷鳴,如今擁有三家公司,一家專注于幫助家鄉農產品做營銷,如今已經進入穩定運營階段,交由信得過的人打理;一家專注于內容,扎根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和公眾號平臺,孵化賬號;一家則在探索新業務。 

由于公司增加,業務擴大,他碰上了招人難的問題,即便開高價也找不到人。他認為這是公司公信力不足、知名度也不高造成的。在市面上,大量中小創業者都面臨同類困境?;谶@點困惑,雷鳴6月份參加了中國青年報、哈爾濱團市委和天眼查共同舉辦的“疫情后的大學生創業機遇”創業沙龍,對在廣告中看過無數遍的天眼查及旗下企業服務平臺天眼企服有了新的認知。 

“對我們這些知名度、公信力不足的創業公司,天眼查的企業認證是一個很好的背書。”如今雷鳴已經在籌備“裝修”自家公司在天眼查平臺的“門面”。“先做最基礎的企業認證,提高天眼分,應該能解決招聘中的信任難題吧。” 

和雷鳴不同,張韜早就將天眼查用到淋漓盡致,幫助自己創業闖關。 

張韜在湖北當地有不少資源,伴隨著業務不斷鋪開,合作方增加,怎么第一時間了解對方的靠譜程度是亟需解決的問題。每當這時,他往往都會打開天眼查,查詢客戶信息、公司股權結構、老板關系、注冊資金等等。 

不論是圖文寫作,還是短視頻制作、視頻直播,都要先過選題會,才能進入執行環節,這意味著從頭到尾每一個環節都要做好把控。對一家內容創業公司而言,這是保證現金流源源不斷的業務核心。 

但一些早期創業者往往因為稅務、財務、五險一金等公司基礎事務影響了主營業務;即使業務成熟了,還是會面臨抄襲、侵權等諸多問題。做內容創業起家的李兆豐,曾經也被這些問題困擾。 

原本在央視10套做紀錄片編導和攝像的他,因為不喜歡在體制里熬資歷的生活,便毅然跳出了體制的“溫柔鄉”,闖向更廣闊的世界。 

李兆豐結合自身優勢,主營視頻制作,這塊業務穩定后,他開始轉型引入了公關、營銷業務,如今已是一家經驗豐富的營銷咨詢公司。他也因此成功入駐天眼查旗下企業服務平臺天眼企服。 

創業初期,由于經常參與招標,要排查競爭對手的資質、競標紀錄,李兆豐很早就是天眼查的深度用戶。他選擇天眼企服的原因,正是看中了天眼查在B端用戶中的影響力,相信依托于天眼查的天眼企服,能給他帶來更多足夠優質的客戶,不管是大是小。 

“雖然自己有商會資源以及政府側的一些資源,但還是想豐富一下客源。我們比較缺乏市場推廣人員,天眼企服對我們也是一個曝光的好平臺。”張韜并不滿足于做湖北當地的“創業明星”,而想開拓更為廣闊的市場,目前他正在接洽天眼企服,嘗試成為平臺的服務商。 

向外部找解題方法,是我們實現快速奔跑的途徑,這也是我們所處時代的紅利。

理想主義者,長期主義者

張韜團隊從2018年開始關注農村電商領域,也帶著團隊操作過幾個電商助農的案例,但他一直覺得做得不夠好。 

電商有比較多分類,張韜選擇的是農村二類電商。如今電商通行的營銷方法是到抖音、微信、快手等巨型流量池投放廣告,以此引流購買商品。但農村電商沒有快消品行業的資金流轉率高,需要做不少沉淀工作。 

“我是一個長期主義者,不會去賺快錢,所以,我會在這個領域深挖一些機會。”張韜篤定地說。2018年,張韜經歷過一段非常難熬的日子,大學畢業,原來的合伙人選擇各自奔赴不同的城市,他要重新尋找合伙人和項目。如今,張韜找到了6位合伙人,還在尋覓新的合伙人。 

李兆豐也是一個長期主義者。 

李兆豐認為,企業是呈金字塔式分布的,金字塔尖的大企業很少,處在基底的中小企業數量足夠多,是真正值得挖掘的富礦。來有天眼查背書的天眼企服,相當于敞開大門開源,相信再通過自己的精細化溝通和服務,能沉淀出足夠多具有長期價值的客戶。 

在李兆豐看來,入駐天眼企服平臺是一個開始,遠不是終點。平臺成長需要時間,自己對客戶進行精細化運營也需要時間。開拓客戶不能急功近利,而是要循序漸進,要有耐心伴隨著客戶和平臺一起成長,獲得商業紅利。 

“我現在很多長期合作的客戶,都是從一點點小需求出發,逐步深挖更多潛在需求,然后走到現在。” 

相比而言,雷鳴顯得更加理想主義。雖然對賺錢有強烈的渴望,但雷鳴卻認為,創業的終點不只是賺錢,更多的是試煉自身的能力,滿足內心的某種需求?,F如今的創業,他并沒有把錢放在首位,而是懷著一顆做公益的心創業。“我更多是想用自己所懂的,助力家鄉建設。” 

內容創業,是一條遍布荊棘與鮮花的路。這些滿懷理想主義、長期主義信念的青年,懷揣著各自的目標,在這條路上探索著向前,目光專注、步伐堅定。在外人看來,他們可能像一群“不瘋魔不成活”的“瘋子”,但探索途中的無限風光和追風般的體驗,是任何目光都無法阻礙的。 

* 文中人物為化名